樂在信仰中

分享最近讀的、學的、玩的
^

五餅二魚的小孩與多馬

2019-09-16

我記憶中牧師們在教會講道的認知裡,大部分他們會把教會裡的信徒分成兩類,一類是只活在禮拜天去教堂(甚至有時要去不去的),禮拜一到禮拜六卻「過著自己生活」的「名義型基督徒」,或者以更漂亮的形容詞是「文化型基督徒」,另外一類則是牧者們在講道時常常提醒會眾、巴不得自己教會裡每個人都可以成為這樣的基督徒:那就是每次聚會都出席、他熱心教會也熱心服事、他關心他人並且常常傳福音、靈修禱告不間斷、而且常常喜樂,愛教會、愛牧師愛弟兄姊妹,這一類的基督徒我姑且稱之為「模範型基督徒」。

但人類豈能這樣輕易分類的嗎?我們的世界是這樣非黑即白這樣容易的嗎?我們常常以為「真理」就是「不變的真理、不改變的真理」,可是我們處在這複雜的系統當中,處理的過程、處理的結果、處理的影響,似乎都顯明了「真理」好像有時候會有「模糊空間」、或者那就是一種「弔詭」的地帶。或許可能是我還太年輕,以至於還不夠理解「真理」吧。

雖然我們很難把基督徒們做出個明確的分類,但無論是模範型的基督徒還是名義型的基督徒,都必須深刻面對關於「信心」的功課,無論如何,我們的基督教信仰就根本而言,他就是個講究「信心」的宗教,在新教改革當中,五個唯獨裡面就有「唯獨信心」,可是信心可以被量化嗎?信心是否可以被歸類?

五餅二魚的故事對於老基督徒的我們都很熟悉….,那是個在耶穌在曠野講道的時候,耶穌所行的一個神蹟,在眾人與使徒們找不到食物的時候,有一位小孩奉獻了五個餅,二條魚,耶穌用他的的能力使五千人得以吃飽。聚焦在這位奉獻五餅二魚的小孩,我想對他來說,他的信心就是一種「單純的相信」、「小孩純真無邪的相信」,其實這也是以前有些長輩常常對我提醒的部分,希望我可以「單純的相信」……

至於標題我也寫到關於多馬的故事,這對於我們老基督徒來說也是個耳熟能詳的部分,那是耶穌復活後向門徒顯現自己,然而使徒之一的多馬卻在這個時候要求耶穌要展示他自己的釘痕證明他自己是耶穌本人,我想相較於五餅二魚小孩的相信,多馬的信心有點像是那種「需要親身見證的信」、「探究事實的信」,這在我們看來,好像很不好……之後在聖經裡也紀錄到關於耶穌的回應:「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或許這樣的一句回應便普遍的影響我們所有基督徒會比較喜歡前者五餅二魚的小孩,可是對於多馬則會抱持著負面的態度與教材看待,說難聽一點很多牧者應該不會喜歡自己的教會有類似多馬這樣的信徒吧?

然而多馬真的「錯了嗎」?在這強調批判性思考、事實考究的世界當中,反倒大部分應該會肯定多馬這樣的精神,並且對小孩的作為做出提醒(以免被騙)。當然,有人會說這是世界的想法,不一定是基督教的想法吧!作為基督徒,不應該隨著世界隨波逐流,理應要走出一條跟隨主的道路來!

我很喜歡看電影,之前看過有一部電影「沈默」,是改編自遠藤周作的小說,故事紀錄著一群宣教士因為當時日本國內強大的迫害與威脅從而順從改教、叛教的故事 ,不過那時在看這部沈默的同期,我自己也看過一部名為「鋼鐵英雄」的電影,那是一部敘說堅持信仰的年輕人,在當兵的時候堅守自己的信仰、不殺人、以及遵守聖經裡說到的誡命,遇到很多的困難與障礙….但到了最後在戰時立下大功,走向一個很好的Happy ending……

我們大部分會譴責那群小信、改教的宣教士,大力讚揚在鋼鐵英雄裡面堅持信仰的主角,便四處說:你看,堅持信仰是正確的,最後上帝總會保守屬祂的子民、帶領跟隨祂的門徒,終究是會走向好結局的,多麼激勵我們…. 這些都是鐵錚錚般「雲彩般的見證人」……沒錯吧?我們大部分的心裡都是這麼想的吧?

但是對此時的我而言,既使鋼鐵英雄是真人真事,沈默所呈現出來的卻比鋼鐵英雄更能打動我的心,我覺得鋼鐵英雄的勇氣、對抗是在這真實世界當中比較不切實際的,不是每個人都會是英雄,平心而論,英雄只存在於電影當中,我們每個人的人生並不像電影會有個完美的劇本可以演出、似乎每件事情都有美好的設計、都會有Happy ending。

電影沈默的不信、不忠誠,尤其是其中有個場景:「作為日本人的小配角在故事當中不斷的跌倒、不斷的像神父「懺悔悔改」,好讓這一次的「懺悔」變成了一種廉價……」其實這樣的場景在我們真實的世界當中,我覺得才是最真實的,才是你我的日常。當然也有可能,我比較常常遇到那群信心很小的人吧?

然而,當這兩群人要同樣在教會裡面一起共同生活、彼此為弟兄姊妹,又該怎麼辦呢?是叫那群信心小的儘快跟上那些信心大的人嗎?或者把一堆權利、服事交給那群信心大的請他多擔待一點?

聖經上有一段故事,談到關於飲食的部分…. 在羅馬書第十四章寫道:「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吃的人不可輕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論斷吃的人;因為神已經收納他了。」

在文章最後,我想無論是信心多或者信心少的,上帝皆使用。我們可能有時候所作所為不一定是為了神,但神在其中必定掌權。信心多的不用去指責、或者要那些信心少「趕快跟上」,而我認為重要的是,那些信心少的也不用因為自己信心小而自卑難過,上帝量給每個人的量器不一樣,這真的都是過程而已…..我相信上帝也愛那信心弱小的人、他愛奉獻五餅二魚的小孩,他一定也愛多馬、包括他那樣「探究事實的信心」!

五個唯獨裡面有「唯獨信心」,但別忘了,我們還有「唯獨恩典」。我深信,恩典會使我們知道如何有信心。

至於你呢?你是多馬還是那個給五餅二魚的小孩呢?

小君曰:校園雜誌主辦的寫作營就交這一篇當我的作業吧XD 只不過開頭好像沒有寫得太好哈哈哈。

方小君

住在台北的一位台東developer,最喜歡"忠心"這個形容詞。這一生希望完成三件事:寫一本書、站在TED演講並且想要成為福音及各種學科的橋梁,希望自己能從基督教的思考框架出發與各學科傾聽、回應、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