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在信仰中

分享最近讀的、學的、玩的
^

創造文化-談文化這件事

2016-09-05

前言

在我自己的網站中,搜尋量最多的就是「世界在等待的門徒-讀書心得」。因此我覺得有趣也非常樂意來多多分享我自己所正在看、喜歡的書…….(希望可以增加搜尋量及訪客?!)。從青宣回來,買的就是這本創造文化,這是青宣的主題推薦書。花了超過一個月,才終於看完這本書(羞愧~)

這是一份新呼召?

創造文化作者是柯羅奇,其副標題叫做「世界潮流中的福音新呼召」,或許,對於名詞來說,他是新的;然而我認為,在形式上面,他其實是舊的。只要是歷世歷代對信仰認真的基督徒們,都嘗試為他們自己,更可以稱為我們創造出一份屬於他們自己的「文化詮釋」、「文化創造」。創造文化顧名思義,他所要分析解決的,就是文化兩字。

文化的定義

我很喜歡作者對於文化的定義,他定義文化是「我們對世界的理解與在其中的創造」;可以這麼說,文化他是一種自由(創造);也是一種限制(在其中)。當一種產品推出,他所帶動的是甚麼?作者在此分析出我們可以問五個問題來去探討這樣的文化「層次」:

  1. 這個文化產物所認定的世界是哪種樣貌(就是這產品想處理、回應、或理解的世界)?
  2. 這個文化產物認定世界應是哪種樣貌(希望世界變成怎麼樣的世界)?
  3. 這個文化產物使甚麼變為可能?
  4. 這個文化產物使甚麼變為不可能(或至少是非常困難)?
  5. 有甚麼新形態的文化,是為了回應這個產物而被創造出來?

這五個問題非常有趣,在書中作者以歐姆蛋為例子,而我卻想以女權主義來嘗試分析……

以女權主義為例子

1.女權主義所認定的世界是一個父權霸權、壓制女權的一種傳統世界
2.女權主義想要創造的是世界的女權不在被其壓制,進而提升,至於是提升到與男權相等還是超越男權,我認為,這當中的光譜是非常大的,你可以說前者;也能說後者。
3.在人權運動興起,漸漸帶動女權被重視;有這麼一說也是當時世界大戰的緣故? 男性都被抓去前線當兵;進而社會逐漸重視起女性的投票權,至於很多很多其他的權利。他漸接了影響女性工作的可能性;甚至是參政;第一位女性國家領導人越來越多……
4.這部分我倒是沒有很清楚的答案。如有其他人可以提供想法當然也可以^^,求 回應XD
5.女權主義及其運動者光譜極大,有趣的是新一代女權主義的興起帶動著女性對於「性的解放」,新一代女權主義和傳統的女權主義有極大的不同,我不是很厲害的文化分析者,但就台灣、美國目前所面臨的文化潮流正是如此。新形態的女權(性解放)已然開展,而更超越女權與男權主義的更有同志的人權議題等等,這都是為了回應上個時代所留下來的問題……至於回應的是否漂亮,端看你所站的光譜是哪裡?也許是極左;也許是極右吧。

另外,作者除了做了一些文化上的分析,同時也告訴我們文化也不能止於分析,而是要「創造」和「耕耘」

以文化為角度重新闡述聖經故事

這本書分成三部,前面是探討文化的定義及文化所影響的層面和敘事;第二部則重新說了「聖經」這個故事。其實,在創世之初,神照著祂自己的形象造人,人有這樣創造文化的恩賜,上帝不也更是如此嗎? 而在我們幾千幾萬年的歷史當中,所創造出來的文化,背後不也是上帝的手在引領嗎?History 就是His 加上 Story 。作者用文化的角度談創世紀到啟示錄,我覺得是個很新穎的嘗試。我在作者的文字中,有幾個特別的領受:

  • 蛇潛伏在伊甸園,隨時準備好要在造物主自願退去時趁虛而入,值得注意的是,牠引誘人類所用的形式,並非邀請他們創造,而是邀請他們消費–藉此揚棄他們耕耘者的角色,耕耘者原本很清楚園子裡每棵樹木,妥當與不妥當的用途。(摘錄P.139)
  • 我們發現他(耶穌)最明確的呼召既非耕耘亦非創造,雖然如我們所見,他在這兩部分都進行了不少。他生命的核心呼召一點也不是他主動完成,而是他忍耐承受。這個聖經故事最怪異也最奇妙的弔詭之處,就是最重要的時刻不是一個行動,而是受難。不是有所為,而是受苦。(摘錄P.179)
  • 第二個亞當成就了第一個亞當無法做到的,路加記載耶穌最後的話語:「父阿,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首先的亞當宣告離開神而獨立,靠自己的方法和聰明尋求像神;第二個亞當,「本有神的形象」,在他死的時候也藉著他的死宣告他對神終極的倚賴。(摘錄P.179-180)

同時,文化要被創造出來,是需要儀式及時間下去培養下來的,作者提醒到,耶穌復活的事件是一個極大的「文化創造」,「一星期中的那個特別日子,竟然異於尋常的由最末一天轉變到第一天」;「復活最大的文化影響之一,就是翻轉了那被稱為十字架的邪惡文化產物」。

同時作者在談到啟示錄時,暗示著未來不是一種「全然毀滅然後全然的一個新的東西」(這也是耶穌的環保學提到的觀點~):萬物不是全部消失,而是被更新、潔淨,以其「圓滿」的樣貌出現!

關於呼召

作者在第三部,提到關於「創造文化」這個呼召,重新再談關於呼召這詞、談群體也談恩典。我很喜歡作者在這部分的詮釋。在群體方面提到一個有趣的數字:3-12-120,文化不是從頭到為由一個人所創造出來的,作者巧妙的舉許多文化創造的例子,皆是3-12-120的巧合,從3個有同樣呼召異象的圈子,發展到12人的小組,最後成為影響文化(世界)的120人團契。

所以,關於呼召,作者拋給我們一個問題:誰是你的3?

結論

套句宣教的話來說:「創造文化不是可有可無可以選擇的,而是所有基督門徒的行動」,文化是個現在和未來進行式,我們,想要創造怎麼樣的文化呢? 然後,要知道在這背後,全在乎於神。 看似弔詭的事情,卻是最合理的存在!

人是文化的主詞;而神,是人的主詞。

小君曰:喜歡這本書可以點這個連結買書,不會特別便宜XD~

方小君

最喜歡"忠心"這個形容詞。這一生希望完成三件事:寫一本書、站在TED演講並且想要成為福音及各種學科的橋梁,希望自己能從基督教的思考框架出發與各學科傾聽、回應、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