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在信仰中

分享最近讀的、學的、玩的
^

宣教心視野課後心得

2019-10-27

參與宣教心視野的動機

其實為什麼我要參加宣教心視野呢?原因是因為我最近經歷一場信仰的低潮,對於宣教士的見證越來越不感興趣,可能就在心裡會說:「喔他們好棒! 感謝神」這種有點近乎敷衍式的回應。相較於學生時代的我,不過也才出社會短短兩年多,這種「宣教的熱情」已經不在,我感受不到上帝與我同行、也感受不到當初學生時代說要為主大發熱心、傳福音的熱忱…… 我迷失在這樣世俗的世界當中,當身旁有個朋友在上宣教心視野,不禁想著:或許我再試試看,是否能夠喚回我對宣教的熱情?

宣教的熱情?

然而在上過一半的課程之後,我發覺我好像「沒有熱情可言」,對於每一次的功課我其實都蠻想草草了事、這麼多的功課、這麼多的名詞、這麼多的文獻,反倒讓我覺得距離宣教的距離越來越遠……,信仰難道是可以靠著上課而來的嗎?宣教難道可以藉著讀這麼多的文獻可以成就的嗎?這些東西似乎像個氣球,是輕飄飄的、是浮在天空中的、是可以一戳即破的,在第一堂課程老師問:「上完這門課,你要想你的下一步要做什麼」。但我的下一步在哪裡呢?我像個迷失的小羊,仍然找不到自己可以被放置的位置。當然,也或許自己還在經歷當中吧,不應該這麼急也不應該這麼慌?也或許,這些宣教心視野的東西其實我以前早已知道,只是當時沒有這麼系統化、這麼定義每一個動作和名詞而已,到最後,我想我也不應該期待宣教心視野課程可以讓我感受到交流和從這過程當中燃起我的熱情。

信仰不是答案,而是交流

其實多多少少,在課程過程當中還是有些比較讓我感受到多少被「燃起熱情」的時候,例如在小組討論的時候、或者在老師以比較問答、或者生活故事式的交流的方式來上課,或者課餘時間跑去問老師幾個我個人的小問題….這些時刻都曾讓我感受到一點點的熱情,尤其聽到幾位當初宣教士如何流血流汗而建立起當地福音的「起頭」時,或許會反省自己現在的工作、現在的信仰,是否過於自私、是否在「浪費時間」?

 

小君曰:「明年來上看看很紅的走訪童年和九型人格好了XD」

方小君

住在台北的一位台東developer,最喜歡"忠心"這個形容詞。這一生希望完成三件事:寫一本書、站在TED演講並且想要成為福音及各種學科的橋梁,希望自己能從基督教的思考框架出發與各學科傾聽、回應、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