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在信仰中

分享最近讀的、學的、玩的
^

寫給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2018-11-17

最近讀了一本書:「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這本書的有兩位作者,一位是洪麗芳(Charis Hung) ,另位一位和前一本書「關於基督徒,我們說的其實是……」是一樣的。如果要看我對於那本書的讀書心得可以到這裡

註:本文所談到的「離教者」並不是常見離開「基督教信仰」的人,而是那些喜歡思考、對教會有許多問題想問的一群“非典型基督徒”,其實,筆者我認為自己有點像這類人物,只是還沒有像Charis這麼果斷離開……

放棄或不放棄教會

當初是在無意之間在滑FB的時候,看到這本書的訊息。當時看到這本書的目錄及大意,越來越覺得這本書有趣,事實上,它是一本離教者(Charis Hung)和神學院老師(陳韋安)的一場對話錄,裡面從一開始談論穿著衣服問題到許多議題,包括自由、禱告、單身、召命、喜樂、相信、教會、地獄等等,甚至也談到最近沸沸揚揚的同性戀議題。

我以為,在離教者與老師的一次次的對話當中,會讓離教者更接近上帝一點、進而願意回到教會,以一個“正確基督徒”的姿勢繼續邁向他日後的信仰之路。可是,到了對話的最後,卻為讀者留下了一些奧秘不可測的空間,就像這本書的標題:「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離教者,最後仍然沒有回去教會。(抱歉這裡讓我劇透了一下XD)

我以為,神學院老師會用“很犀利的眼光”或“符合聖經的話語”來和我們一一細數為何當代教會的罪狀、教會的問題、為什麼讓離教者想離教、好讓我們覺得:「對!是啊,就是如此….」的感同身受。但是,他卻以「美善的異化」帶過這些問題,談到教會有壞的地方卻也有好的地方,他寫道:「….或許,這是我作為『神職人員』的使命吧….為此,這幾年我不停得寫。寫了許多教會的不是,教會如何傷害了信徒,教會可以如何改善。其實我只是沒有放棄教會。我若放棄了,我就沈默了

再談召命

我很喜歡作者們對於「自由」、「召命」、「喜樂」等等的看法,每一個對我來說是種提醒或再思考。比起那種傳統的屬靈書籍說的,他們卻看見在這現實世界當中的「真實」,以至於在這兩者之間搭起連結

我以本書的談到關於召命的某一段為例

「因此,無論是召命還是理想,說到底,其實都是一種人活著的自我追尋與反省,人類是很特別的上帝創造,人類不只是活著,他還會同時思考自己的『活著』–為何而活?為誰而活?怎樣去活?生命從來都不只是漫無目的地活著」

「….事實上,這正是華人教會這十多年所提倡的『聖俗不二分的職場神學』,強調信徒在俗世工作中可以尋見上帝的召命。……我認為,這說法在當今資本主意越來越行不通。資本主義徹底扭曲了上帝的召命。從前『職業』的存在是為了服務他人……不過,自從資本主義的興起,工作的本質就隨之改變了。工作淪為企業賺取營利的過程,人們的職業不在被視為天職了–服務失去了本來的神聖使命,他只是導致最大利潤的途徑。」

 書中簡單地闡明:「召命:就是為別人而活,而同時完滿自己的生命」

離教者離的不是上帝,而是教會

在這本書的最後,老師寫道:「離開教會,某程度來說,是的,沒有很大分別。你不會因此而變好,或變差; 迷失,或釋放; 得益,或虧損;這些事情的邏輯並不是如你從前的想像。你不用想像自己離開教會後會變得墮落或沒有墮落。因為這全都不是教會存在的意義與目的。反之,對我來說,教會是使命。不是計較好處或不好處。教會不只是基督徒的聚集,而是基督徒們的使命。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因此它的存在沒有別的,就是在地上傳揚基督。教會是見證上帝的群體。因此,你離開了教會,你不會因此而受任何虧損。你離開了教會,只標誌著妳離開了以教會的形式去傳揚基督

而他以電影「沈默」為例,談到在那部電影裡面的「信仰」:「沈默成為信仰的另一種型態。沒有聖物做媒體,上帝似乎是沈默的……沈默,卻存在著。不是『基督徒』,不是『教會』。上帝卻在這『不是』中存在

那天學長對我說的話…

記得前幾個禮拜三,我跑去找了一位在讀神學院的學長敘舊。他質疑我怎麼出社會幾年來信仰一直都在搖擺的階段呢?

是啊,出社會兩年多以來,又換了一間教會、如果從大學四年算起來,幾乎每一年就會換一間新的教會(筆者我大學四年換了三間教會….),我也想問問自己,為什麼我的信仰在搖擺呢?找不到可以委身的教會、也找不到可以穩定服事的機會或位置?

後來想想,一定要有一間委身的教會才能成長嗎?一定要有服事的位置才可以更親近上帝一些嗎?就好像有一套「正確基督徒的生活姿勢」叫我們一定要遵守這個公式,就會到達幸福。

說真的,我不信「委身教會」這一套。

真的樂在信仰中嗎?

這本書有趣的談到「快樂」這一件事情,談到快樂是一種超越,既然是一本神學院老師與離教者的對話錄,當然也談到「信仰」的部分,雙方幾乎定調信仰為一個「往前走的旅程」、是生命,老師更以「信仰,就是不斷的跳躍」來闡述信仰的連續性、過程。於是,我聯想到當初命名這個部落格的過程。

坦承的說,經過一些事情越覺自己不太配得使用「樂在信仰中」這個名稱。當初架起這個部落格網站,僅僅是「一時興起」,也是想記錄一下自己的點點滴滴(但多少還是有帶著那種自以為是想要利用網路作為傳福音契機之類的神聖使命),而每個部落格名稱如果要放上網路幾乎都有個響亮的名稱,如果取名什麼「方小君的自由天地」之類我感覺也好 low,所以便以「樂在信仰中」為名,啟動了這個過程,之後為了工作方便也順便將自己的知識更加統整便又建立了另外一個技術部落格…..然而換一個角度想,為什麼我不能用呢?難道因為我並沒有很快樂在信仰中就不「樂在信仰」了嗎?

另外藉由這本書,我又認識了一個很厲害的作家,我蠻喜歡作者Charis,也就是作為離教者方的文筆,他每每敘述一些他所觀察到的問題與現象,總是可以打進我的內心:「這也是我想要問的!」

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他的medium,如果想更多了解他的話可以參考這篇文章:我是仍在尋找信仰的基督徒 — 洪麗芳

Charis在這本書一開始談到:「我是問題少女,是想要問問題的信徒,但不代表我有問題。我不是在追求斬釘截鐵的答案,只是渴望有人可以和我同行、思考、探索、實踐。

小君:「me, too !」

所以,離教還是留著?

其實在看這本書的過程,同時多多少少也有點治癒我對於「上帝你為何要創立教會在這個世界中」的不滿。緩和了我和教會之間的分分合合的「張力」….. 因此原本想以「神學院老師」的角度切入,在這篇讀書心得最後想立下約定:「只是我不放棄教會」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卻也發生了一些事情,那些事情的「對與錯」其實沒有那麼重要。站在另外一方的角度想:「沒錯,我是做錯了,應該被嚴厲的譴責、煞車」,我確實知道自己是錯的!但是以我自己的角度想:「何錯之有?」因此,雙方的認知點不同,自然就產生這中間極大的衝擊和張力,倘若又加入「個人化的情緒」和「未經修飾的口語或文字」,於是這樣的一個衝突事件誕生了。

慢慢的兩三天以後,就會放下這事情和情緒….. 激動的文字、言語會褪去,慢慢的這樣的衝突事件反倒會給我個人的「神學思考」,我並不會完全討厭這個人或以敵人的姿態去看待他,我重新思考我在教會的存在和個人真實在教會的感受,以一個更高的角度來看待我和教會,而不是專注於事件本身,最後我覺得我想要離開,因為我確實與教會格格不入,我覺得自己不適合待在教會了,如同Charis ㄧ樣。

或許某一天,你會看到我回去教會、也或許是看到我到別的教會了,或者,我就索性不回教會了吧(因為到哪間教會其實都是有著一樣的問題)?!

作者陳韋安在書中有個蠻有趣的敘述

「返教會」這三個字,其實已經暗示了基督徒的生命根源。我們不會「返」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地方,我們只會「返」一個本來屬於自己的地方

或許改天我也來寫類似這種「暗黑系」的文章好了,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在這偌大網路中遇見一位同樣粉色系的基督徒長輩級人物呢?哈哈

小君曰:「信仰是一種旅程,對於離教者而言,僅僅是沒有名為『教會』的載體而已」

方小君

住在台北的一位台東developer,最喜歡"忠心"這個形容詞。這一生希望完成三件事:寫一本書、站在TED演講並且想要成為福音及各種學科的橋梁,希望自己能從基督教的思考框架出發與各學科傾聽、回應、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