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容或不寬容?

最近讀了一本書:「不寬容的信仰」,作者談到兩種寬容關:一個是相較於過去的舊寬容觀,另外則是現在的新寬容觀。

新寬容觀為了寬容而寬容,反倒打壓了其他應該要被寬容的群體。

我從裡面讀到蠻有趣的想法,作者引用到Duane Litfin 說:「不論是在宗教支持下(如宗教裁決所(中古世紀基督教會的某一組織)、塔利班)還是世俗制度下(如納粹主義、史達林主義),危險來自於極權主義依賴強制力的傾向。

小君曰:「如果我們沒有表達或主張我們思想與宗教的自由,那麼我們就沒有宗教自由/思想自由」

作者: 方小君

是一名住台北的一位台東developer,最喜歡"忠心"這個形容詞。這一生希望完成三件事:寫一本書、站在TED演講、寫一支 ios app 上架。想要成為橋梁,做福音的行者,期許自己能夠不斷學習、不斷練習、不斷地傾聽、接納、尊重、回應。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