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一點才來得及

前言

最近看了一本書,是在今年一月年初的時候購入「走慢一點,才來得及」。這是吳鯤生老師的最新著作。在去年參與校園雜誌寫作營的時候,與吳鯤生老師有第一次的接觸,真的覺得他真的學問很淵博、信仰之深度,是我覺得非常敬佩不已的人物之一,另外一個則是「張文亮」。

談多元與多元主義

「走慢一點才來得及」其實不過是一本散文集,裡面的每一篇文章都可以拿出來做一個專題或議題探討,但可以感受到吳老師的寫作功力之厚重、筆觸之溫暖。其中我最喜歡一篇探討關於多元主義、多元的部分,名稱是「真理、多元與多元主義」,原來,多元主義和多元其實是不太一樣的東西,「多元」並不是一個不好的東西,裡面有一段更是引用法律學者戴耀廷的話,是這樣寫道:「若社會的多元性受到嚴重威脅及壓制,甚或已經在消亡中,基督徒當本其信念,挑戰那要把社會單一化的霸權,甚至付上生命。基督徒這樣做的最終目標,是要把社會回復多元性,而不是要以基督信仰取代那要把社會單一化的霸權專制地位

而那篇文章也更進一步闡述:「多元不等於多元主義」:多元性屬於描述性概念,多元主義是一種意識型態

至於什麼是「意識形態」?我建議你可以看看這本書另外一篇文章:「『意識形態』漩渦」

舉例而言,「愛國」這件事本身是正確的,基督徒若不愛國,不認同自己的國家、又怎麼繼續向自己的國人傳愛、傳福音?可是,過度的愛國卻會成為一種偶像崇拜,讓愛國家凌駕於愛神之上!我也坦承:人難免會有意識形態,但若為了這個「意識」而不擇手段、強力介入及維護,硬是套用在每個人身上,企圖創造自己所想像的烏托邦,這是不是其實意圖以意識去取代上帝?這難道不是偶像崇拜嗎?我不害怕成功神學,但我害怕我將某件事、某個思想、某個人、或者自己當成了上帝、隱而未現的成功神學才是最令人感到可怕的。

想到以前我與學長聊天,有時候我個人蠻不同意他一直講誰誰誰『標籤化』了自己或者哪個群體……或者也不是很認同他就很肯定的說誰誰誰是『錯的』,因為最近漸漸有一種感受,我們必須承認黑與白之間有灰色的地帶、在這個複雜的世界觀當中,或許我們需要屏棄基督教信仰的『真理強烈唯一性』,或者形容為基督教信仰的教條化與公式更為恰當,就讓我們好好活在這個真實裡、存公義,好憐憫,與我們的神同行。

新的領受:多元沒有錯

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是非常複雜的,標籤化這個詞出口的容易,真正理解的卻很難,難道我們就沒有『標籤化』別人的『標籤化』嗎? 然而這本書有句話說的蠻好玩的:「基督信仰具有繁複之美,也含有辯證的活潑張力」,其實基督信仰就是一種『人的信仰』….不,請千萬不要把我當成很狂妄、或說什麼僭越的話了,我是懷著謙卑、受教的態度再想著的:「基督信仰就是神所賜給我們人的一種人的信仰~

回到剛剛那篇文章,裡面更有一個故事的敘述我覺得對我來說感到很貼切:「創造力充沛的社會學家以祿,生平頗富傳奇。十八歲時…….無意間讀到馬克思的資本論……差不多同一時段,……與耶穌基督相遇」

以祿說:『我既無法消除馬克思,也無法消除聖經的啟示,更難以合併二者。…..因此,我在拉扯中度日,終生如是。我的思想歷程,可經由這互斥的兩造來闡釋』『…..我不時被這兩極拉扯,有時又相安無事,但我絕不會放棄任何一個』

我自己沒有讀過馬克思,但也因為喜歡讀書的緣故,我也接受許多作者、思想家的思想所影響,有時候也有自己在生命中的經歷、常常讓我產生拉扯、或者有時相安無事的狀態,然而,我深信這些都不是偶然、為要衝撞出更全面的角度、更符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政教分離

喜歡公共神學的人有福了,吳老師在這本書後面的幾篇其實都在談論關於基督徒與政治的這一塊,我覺得,我和他的看法類似,而他在書裡對於政教分離的闡釋更能完整我整體一直以來對於公共領域的態度與應對:「所謂的政教分離,指的不是宗教與政治,而是教會與國家的分隔,即組織與組織的分隔」 「政教分離有別於政教隔絕」

不過他也讓我更加認識了關於「政治」的部分,原來政治或者法律從來不是要求什麼公平、正義之類的,要求公平與正義只是「附帶」的,就像我前面談到的灰色地帶,也像是我之前在看的「王牌大律師」,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處境,會有不同的看法,似乎沒有『絕對對』與『絕對錯』之類的,其實,政治與法律只在乎於『分配』,資源有限、我們如何『分配』?當然,分配可以造福一些人、當然也會損害某些人,這考驗著當權者的智慧,這也是這本書再談的部分內容。

其實就像本書引用巴刻說的一句話:「基督徒公民應接受,在政治中沒有唾手可得、黑白分明的答案……上帝也不提供簡易速成的解決方案」

後語

作者在本書裡面談到一個故事,說到專欄作家楊照在考察「民主」的希臘文原意,發現有兩層,其中一層指的是煽動家橫行的政治狀態……

小君曰:慢慢來才來得及,果然我很慢慢地看完這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