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在信仰中

分享最近讀的、學的、玩的
^

我的三次激進與三次失落

2019-01-06

作為一個已經快要十年的老基督徒,如果包含自己慕道友的時期,甚至可以高達十五年以上之久(我慕道友時期長達六年之久)。曾經,我也激進過(自稱是為主勇敢傳福音辯證的時候),也曾失落過……

關於我的激進經驗

激進可以被解釋為熱情吧?我也很難定義這是怎麼樣的狀況,總之我是稱為「公開勇敢的為信仰辯護或宣傳」吧。在我目前的經驗當中共有三次

  1. 國中音樂課時,有一個作業是要大家上台輪番唱一首歌(卡拉ok??),音樂自備。而當時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就無聊拿起一位基督徒朋友送給我的詩歌專輯,那是約書亞樂團的「我相信奇蹟」,那張專輯後面剛好有伴唱帶,於是我在那次帶來了一首「屬天的喜樂」。

    結果 : 每個人唱完之後,全班每個人都要給台上的人一句話或評論。而當時老師為每個人預備了兩張紙,一張是寫對同學的話,另一張則是同學對自己的話,而我收到的評論無非是:什麼音準不好啊、謝謝你淨化了我的心靈等等類似假專業性或屁話性的feedback…. 想來其實是個美好的回應,而那一張紙也隨著我國中畢業冊永久的封存在我台東老家的書櫃,或許過年的時候可以再拿出來回憶一下笑自己一下

  2. 大學歷史通識課,很不巧當時我那組所分配到的報告章節,是有關於基督教黑歷史的部分:關於十字軍東征、宗教腐敗…. 教科書的作者批評宗教bla bla 的,總之教科書作者可能是個無神論者或者不可知論者吧,當時的我年少氣盛,在報告時加上自己主觀的看法:直指信仰的核心並不是這樣,那是人的慾望和罪性所為,假借神之名行宗教之實

    結果:當時同學的feedback 覺得我在「傳教」(但其實我覺得自己並沒有在傳教啊),可能也是這樣不太ok的經驗影響我後續對於傳福音的再思考與收斂….或者也可以說是對此的懦弱退縮吧?!

  3. 在大學時我修了一門課:「科學、藝術與聖經」,在那時的期中報告是要每一組帶兩首詩歌上來唱。在組內唯一基督徒的我強勢主導之下,我心想我要和其他組不一樣,我想帶一些不一樣的詩歌,於是我們這組帶來了兩首約書亞樂團的「如果愛是種託付」和「幾千公里」。直指愛其實不是做什麼太大的事情,只要我們在微小的事情上就是可以展現出來,另外也帶出個人對於上帝這位父親的詮釋。

    結果:老師給予的評論是很“真摯”…而「幾千公里」這首歌也成為那時助教喜歡的一首詩歌,竟在我第二次失落時反而成為助教鼓勵我且重新使我回家的關鍵詩歌之一。

關於我的失落經驗

  1. 當時在青少契中與當時的好朋友起了隔閡與爭吵。於是我負氣離開教會與團契好一段期間

    後續:藉著美華姊以及當時青少契輔導還有與好朋友和好、好朋友也數度的勸回我、美華姊甚至在線上持續與我對話,和我說「年輕人別想那麼多啦~」、她自己是如何與主持續連結,加上青少契輔導的「奪命連環簡訊」,幾乎一個禮拜一則的情況下(而且我當時幾乎都不理她XD),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再度回到教會,與美華姊和輔導都有個美好的屬靈上關係、也繼續和好朋友成為好朋友….. 說真的直至現在我也忘了我們是為了什麼事情而產生隔閡了,或許時間真的能夠彌平傷痕、重新詮釋新的關係。
  2. 大學期間從愛家教會跳到斗六浸宣,也經歷了一次失落期

    後續:說真的這次的狀況單純真的是一個人自己想自己失落吧?那時還數度去學校諮商室找諮商老師聊天(現在出社會諮商要花錢了,QQ),但這次與前一次的情況不太一樣,因為我仍持續的在斗六浸宣主日聚會(只是主日後快快離開、不去團契小組),由於最近失落情況便翻開那時失落期間收到的訊息,看到助教再分享這首「幾千公里」的時候傳來的訊息:

    「嗨~我要謝謝你上次分享了一首很棒的歌。
    我現在也很喜歡這首歌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vnQOB0K9TQ

    相信你也很愛這位造物主
    雖然你有很多疑問悶在心中
    也知道世上很難找到人能給你答案
    但就像約伯一樣, 當你準備好、時間到了 上帝必回答你的

    加油啊。 你不是一個人。
    有人為你禱告 🙂

    然後明明只是持續的主日並未持續的團契…再一次主日聚會後我留得比較久,被長輩問到:「你可以幫忙晚禮拜的打工」嗎,便隨口問問另外一位團契的輔導說:「他有持續在聚會嗎?可以邀請他嗎?」 沒想到團契輔導隨口說:「他有持續在聚會啊、可以找他…」

    於是展開晚禮拜打工之旅、「委身教會之旅」,然後斗六浸宣竟也成為我公開承認我所愛的第一間教會。著實感謝當時的助教與輔導的包容以及對於我的容忍。

  3. 關於我的第三次失落,其實就是現在。說真的我也無法找出這次失落的詳細原因,但或許與前兩次是一樣的吧?可悲啊、這證明我這麼多年來的基督徒生命根本沒有任何的成長。說起來真的蠻慚愧的…..。昨晚竟翻起前兩次那段期間的訊息,聽著「幾千公里」這首詩歌。

    幾千公里

    主你從不曾走遠 有時幾乎以為 你只住在聖經中
    也許吧是我遠了 遠到某個距離 剛好無法看見你

    高於一切的生活 是怎樣 好想知道 你的愛真有那麼寛廣
    想起我的承諾 想起你總保守
    想起我們成為一家人的時候
    幾千公里的距離 你都不會放棄
    你像慈父般耐心的等候 等著我回應
    幾千公里 無法阻止你那深愛我的心 不管世界盡頭 
    或家門口 我會發現祢守候著我

    我以為我已躲得太久
    早已不配得你來愛我
    為甚麼 有人會願意為了我承受
    所有的苦痛 為此刻的我

 

其實,想離開教會群體或離開信仰的人,

根本不是在乎那些教會結構的問題、或者真的是與群體關係之間的問題。

他們始終都在問:「上帝在哪裡?」

在牧師有財務與家庭問題時,上帝在哪裡?
在教會群體霸凌與輔導逼迫時,上帝在哪裡?
在人生發生苦難充滿懷疑迷惘時,上帝在哪裡?
在面對世界無奈邪惡不公義時,上帝在哪裡?

記得青少契時有一場聚會是要看電影,那部電影有關於「種族大屠殺」。電影敘述到,幾乎連國際都沒有力量阻止、每個人每個組織其實在這種時候都算著自己的利益…..「上帝在哪裡?」,電影裡有一段口白述說到:「苦難在哪個地方,上帝就在那個地方!」

我可能沒有讀約伯記太透徹,但我也相信在約伯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之後。他那時也在問:
「上帝,你在哪裡?」

或許如同詩歌所說吧,只是剛好遠到某個距離,以致於看不見祢。

方小君

最喜歡"忠心"這個形容詞。這一生希望完成三件事:寫一本書、站在TED演講並且想要成為福音及各種學科的橋梁,希望自己能從基督教的思考框架出發與各學科傾聽、回應、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