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在信仰中

分享最近讀的、學的、玩的
^

漸漸活進答案裡

2019-01-01

小君曰:此篇為我個人對於畢業之後出社會的簡單心思歷程,被刊載於校園福音團契-校園畢業生同行電子報第044期,很榮幸也很開心能被校園畢業生負責同工邀請寫稿,也願上帝能使用這樣的文章,讓許多學子了解工程師這個職業。

對於工程師,你想到的印象是什麼? 是整天待在電腦前面敲敲鍵盤然後寫出一次又一次的「魔術」嗎?還是常常窩在家裡整天聲喊著自己找不到男女朋友、自己是工具人的宅男宅女們?在維基百科當中,工程師被定義為:「那些在工程專業領域的人,他們使用科學知識來駕馭技術以解決實際問題,並以此為職業。」

沒錯,我們其實是負責解決問題的,我是一名工程師,目前負責維護、開發、設計網頁系統或者是軟體的工程師,每天工作的一開始,就是開電腦、偶爾還會與其他工程師或專案經理溝通關於專案上面的事情,然後回去敲著一行行的程式碼到電腦裡面,提供能讓專案經理滿意、讓客戶滿意、讓公司滿意的「資訊式服務」。

在這份工作當中常常面臨著與專案經理的角力、還有客戶時程要求的壓力、以及有時候技術能力卡關的無力。其實我覺得自己格外幸運,在這個產業當中,四處都需要工程師、四處都需要懂資訊的人,打開人力銀行或什麼徵才網頁,只要你不太在乎薪水或不怕新的事物,總是會有工作機會等著你的。甚至如果你是真高手,還會有許許多多的獵人頭顧問在後面追著你。但在這麼看似這麼好這麼爽的情況下,為何有時我覺得我是「被忘記」的人呢?

我並不是很排斥寫程式,我也很享受在那個解決問題的當下,那個時刻所獲得的成就感、與滿足感。但好像解決了問題之後,又會有一個新的問題或者新的需求……周而復始的循環,有時好像自己只是「生產網頁」的機器。而且隨著現代化資訊工作越來越進步、同時也越來越精細、越來越分工,資訊工作隱含的,不僅是一般的「資訊化服務」,而是小至辦公室電腦的管理、大至管理公司及支援決策的軟體系統建置,你不只是要不斷的充實自己的所學所能來面對這接踵而來的問題,還要面對自己的有限以及需要有其他專業人才的幫助與配合。在這樣的過程之中,我似乎漸漸迷惘或者迷失、甚至會懷疑自己在追求的到底是什麼:是客戶滿意的笑容?還是專案經理的肯定?抑或是公司能夠拿到源源不絕的業績與金錢?我真的是在追求聖經裡面所說的「標竿」嗎?我真的是在完成所謂上帝放在我生命當中的命定或呼召嗎?

我的同事曾經說過:「他覺得工程師就像『衛生紙』,你沒有什麼需要的時候就放在旁邊,等你真正需要的時候又才會發現它的重要,我寧願用工程師的錢來多聘僱幾位業務來賺錢。」

「做這種工作沒有掌聲啦!而且也沒人覺得你屬靈!更不用說你會出名還是變有錢!一天24小時還要on-call喔!」這是在2013年青年宣道大會中,講員在資訊科技宣道事奉工作坊的講堂講過的話。他提到資訊人在職場與教會服事的現場,人們往往都看到前面第一線的人,在教會外是那些業務、經理們,而在教會內則是台上的敬拜團、司會等等。

回到當初在畢業以前,我也曾立志為上帝做「資訊服事」,可惜的是當時我並沒有對「資訊服事」做一個很明確的定義與清晰的目標,到了如今,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定義所謂的資訊服事,是回到體制內服事那些福音機構或教會嗎?還是在體制外的職場為上帝大發熱心,傳福音與為主發光?

但傳福音及為主發光從來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你不可能叫工程師對著電腦傳福音吧,而在教會現場中,通常也只有在簡報放錯或者電子設備故障時才會注意到後面的音控和教會的資訊人員。「信仰與宗教」成為了私領域裡的事情,在天生不擅交際的工程師群體裡、面對「同事不是朋友」的職場現實下,信仰/教會生活與職場便產生了極大的張力,出社會兩年多以來,我總是在與這樣的張力戰鬥,總在某個時候,常常有這種「孤獨」及「被忘記」的感覺……。

〈以賽亞書〉中有一段經文:「耶和華離棄了我;主忘記了我。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

是的,藉著當時舊約以色列民的故事,上帝一直沒有放棄我們,祂將我們銘刻在祂的掌上,我也知道除了這些資訊的工作,說實在我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其他的(或許這樣說是奇怪的)…..,感謝上帝過去給我的恩典與帶領和堅固,讓我也知道耶穌也曾經在上十字架的那一刻,他也曾感受過孤獨與被忘記,但他仍然專心注目上帝,執行上帝要他做的心意。其實,專業事奉才不是什麼次等事奉呢,而是一次一次不斷與上帝同行的過程。

各行各業都會有各種的酸甜苦辣,記得在一次與學長的對話當中,他提醒我的信仰怎麼一直處於這種「搖擺」的狀態,但後來在想,那什麼才是「搖擺」,什麼才是「穩定」呢?回想起之前看了一本書,叫做「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作者之一的 Charis Hung 在序當中有句話是這樣寫道的:「我是問題少女,是想要問問題的信徒,但不代表我有問題。我不是在追求斬釘截鐵的答案,只是渴望有人可以和我同行、思考、探索、實踐。」

在最後就讓我引用里爾克《給青年詩人的信》中的某句話作為總結吧:“And the point is, to live everything. Live the questions now. Perhaps then, someday far in the future, you will gradually, without even noticing it, live your way into the answer.”(重點在於:活出當下的一切,活在問題中,或許有一天,不知不覺地,你漸漸活進答案之中。)

方小君

住在台北的一位台東developer,最喜歡"忠心"這個形容詞。這一生希望完成三件事:寫一本書、站在TED演講並且想要成為福音及各種學科的橋梁,希望自己能從基督教的思考框架出發與各學科傾聽、回應、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