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1講道小記

今天講道有一段落我覺得很被打中、感到扎心。
 

講道節錄大意

我們常常以『結果』論是否作為經歷神的依據。可是,經歷神其實是一種過程。
 
做事不順利,但在過程中有所學習,難道不也是經歷神嗎?
失戀分手了,但在這中間有所學習收穫,難道不是一種經歷神嗎?
禱告不得應允,但在中間感受到上帝帶領,難道不是經歷神嗎?
 

近況回應講道

結果論的文化根基於我們的生活當中,以前讀書,會有成績單。現在工作,會有績效、甚或會看執行的結果。
 
我確實,最近看重了結果。同時落入一種循環:看到失敗的結果-> 想要調整自己 -> 努力再努力 -> 看到失敗的結果 -> 繼續調整自己…… 這樣自怨自艾的無止盡loop
 
這感覺很痛苦、很不甘願。
 
確實試著好好練習、放下自己、交託給上帝、想辦法打破循環,反而是一種經歷神的操練與學習。
 20
況且,在傳道講道過程中想起,以前我曾做過一種技術成長的禱告,如今上帝不就是為我開了這道門了嗎?我不該逃避,應該努力面對。
 
不過我需要時間也需要空間,基於文化的毛病很難根除,知易行難!
 

再談成功神學

成功神學的問題,其實並不多。回到今天所聽的講道我試想:難道只有成功的結果才是榮耀神、經歷神嗎?
 
可是,難道我們的信仰要走回苦修主義、想辦法過著出世的生活嗎?最近在讀初代教會的歷史,這斷然不是的!因為初代教會早已定下我們的教義精神就是「入世」。道成肉身、走入中間。
 
不過,我也同意成功神學確實是「有毒」的,就如同我一開始講到的過於重視結果。至於使了一些手段只為了找人進來、降低福音的悔改成分。我認為這也不是上帝所可以允許的。耶穌說:「就算天地過去,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會廢去,全部都要成就。」
 
我不願意也不想再多說,因為有些人的砲火比我更大、所敘述的比我更深更廣更為清晰。不過就我最近在看教會歷史的心得而言,我只想提醒的是:「人總是有個毛病,要馬就一個極端、要馬就會走向另外一個極端……很少能走中庸不偏不倚路線的。」
 

重新開始

 
雖然最近有點低潮、靈修也時有時無、至今找不到一個願意委身的教會。但我想:只要還活著,都還有重新開始的機會吧?
 
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最後一個片段,松子終於找回意義。雖然好像沒有可以實現的機會就這樣被白目們亂棒打死了…但,他的一生真的會令人討厭嗎?
 
聖經上記著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作為基督徒最大的幸福就是:每次都可以重新開始的機會吧(雖然這樣有冒著神學不正確的危險)
 

人生價值

 
柯佳嬿之前在IG 分享過,他覺得人生的價值就是帶給身邊的人多少溫暖與善意、有多少人願意連同我們的份更努力的面對生活。
 
回到對於基督徒而言,我們最常說人生的價值與意義是「為神而活」。
 
但是什麼「為神而活」我覺得都太過於龐大和難以定義了。
 
我覺得可以定義成:「我們究竟有多少次的真正放下、多少次的臣服(敬拜)於神、多少次的經歷神、多少次的與神同行、多少次的認真詮釋與實現聖經裡面的教導於這個塵世當中、並也以此對待身邊所有的人、環境」
 
聖經記著說:「只要你行公義, 好憐憫, 存謙卑的心, 與你的神同行。」
雖然最近在浪頭上,但想分享這首詩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z32XOGh27g
小君曰:慢慢復健中(靈修)、慢慢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