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心視野課後心得

參與宣教心視野的動機

其實為什麼我要參加宣教心視野呢?原因是因為我最近經歷一場信仰的低潮,對於宣教士的見證越來越不感興趣,可能就在心裡會說:「喔他們好棒! 感謝神」這種有點近乎敷衍式的回應。相較於學生時代的我,不過也才出社會短短兩年多,這種「宣教的熱情」已經不在,我感受不到上帝與我同行、也感受不到當初學生時代說要為主大發熱心、傳福音的熱忱…… 我迷失在這樣世俗的世界當中,當身旁有個朋友在上宣教心視野,不禁想著:或許我再試試看,是否能夠喚回我對宣教的熱情?

宣教的熱情?

然而在上過一半的課程之後,我發覺我好像「沒有熱情可言」,對於每一次的功課我其實都蠻想草草了事、這麼多的功課、這麼多的名詞、這麼多的文獻,反倒讓我覺得距離宣教的距離越來越遠……,信仰難道是可以靠著上課而來的嗎?宣教難道可以藉著讀這麼多的文獻可以成就的嗎?這些東西似乎像個氣球,是輕飄飄的、是浮在天空中的、是可以一戳即破的,在第一堂課程老師問:「上完這門課,你要想你的下一步要做什麼」。但我的下一步在哪裡呢?我像個迷失的小羊,仍然找不到自己可以被放置的位置。當然,也或許自己還在經歷當中吧,不應該這麼急也不應該這麼慌?也或許,這些宣教心視野的東西其實我以前早已知道,只是當時沒有這麼系統化、這麼定義每一個動作和名詞而已,到最後,我想我也不應該期待宣教心視野課程可以讓我感受到交流和從這過程當中燃起我的熱情。

信仰不是答案,而是交流

其實多多少少,在課程過程當中還是有些比較讓我感受到多少被「燃起熱情」的時候,例如在小組討論的時候、或者在老師以比較問答、或者生活故事式的交流的方式來上課,或者課餘時間跑去問老師幾個我個人的小問題….這些時刻都曾讓我感受到一點點的熱情,尤其聽到幾位當初宣教士如何流血流汗而建立起當地福音的「起頭」時,或許會反省自己現在的工作、現在的信仰,是否過於自私、是否在「浪費時間」?

 

小君曰:「明年來上看看很紅的走訪童年和九型人格好了XD」

五餅二魚的小孩與多馬

我記憶中牧師們在教會講道的認知裡,大部分他們會把教會裡的信徒分成兩類,一類是只活在禮拜天去教堂(甚至有時要去不去的),禮拜一到禮拜六卻「過著自己生活」的「名義型基督徒」,或者以更漂亮的形容詞是「文化型基督徒」,另外一類則是牧者們在講道時常常提醒會眾、巴不得自己教會裡每個人都可以成為這樣的基督徒:那就是每次聚會都出席、他熱心教會也熱心服事、他關心他人並且常常傳福音、靈修禱告不間斷、而且常常喜樂,愛教會、愛牧師愛弟兄姊妹,這一類的基督徒我姑且稱之為「模範型基督徒」。

但人類豈能這樣輕易分類的嗎?我們的世界是這樣非黑即白這樣容易的嗎?我們常常以為「真理」就是「不變的真理、不改變的真理」,可是我們處在這複雜的系統當中,處理的過程、處理的結果、處理的影響,似乎都顯明了「真理」好像有時候會有「模糊空間」、或者那就是一種「弔詭」的地帶。或許可能是我還太年輕,以至於還不夠理解「真理」吧。

雖然我們很難把基督徒們做出個明確的分類,但無論是模範型的基督徒還是名義型的基督徒,都必須深刻面對關於「信心」的功課,無論如何,我們的基督教信仰就根本而言,他就是個講究「信心」的宗教,在新教改革當中,五個唯獨裡面就有「唯獨信心」,可是信心可以被量化嗎?信心是否可以被歸類?

五餅二魚的故事對於老基督徒的我們都很熟悉….,那是個在耶穌在曠野講道的時候,耶穌所行的一個神蹟,在眾人與使徒們找不到食物的時候,有一位小孩奉獻了五個餅,二條魚,耶穌用他的的能力使五千人得以吃飽。聚焦在這位奉獻五餅二魚的小孩,我想對他來說,他的信心就是一種「單純的相信」、「小孩純真無邪的相信」,其實這也是以前有些長輩常常對我提醒的部分,希望我可以「單純的相信」……

至於標題我也寫到關於多馬的故事,這對於我們老基督徒來說也是個耳熟能詳的部分,那是耶穌復活後向門徒顯現自己,然而使徒之一的多馬卻在這個時候要求耶穌要展示他自己的釘痕證明他自己是耶穌本人,我想相較於五餅二魚小孩的相信,多馬的信心有點像是那種「需要親身見證的信」、「探究事實的信」,這在我們看來,好像很不好……之後在聖經裡也紀錄到關於耶穌的回應:「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或許這樣的一句回應便普遍的影響我們所有基督徒會比較喜歡前者五餅二魚的小孩,可是對於多馬則會抱持著負面的態度與教材看待,說難聽一點很多牧者應該不會喜歡自己的教會有類似多馬這樣的信徒吧?

然而多馬真的「錯了嗎」?在這強調批判性思考、事實考究的世界當中,反倒大部分應該會肯定多馬這樣的精神,並且對小孩的作為做出提醒(以免被騙)。當然,有人會說這是世界的想法,不一定是基督教的想法吧!作為基督徒,不應該隨著世界隨波逐流,理應要走出一條跟隨主的道路來!

我很喜歡看電影,之前看過有一部電影「沈默」,是改編自遠藤周作的小說,故事紀錄著一群宣教士因為當時日本國內強大的迫害與威脅從而順從改教、叛教的故事 ,不過那時在看這部沈默的同期,我自己也看過一部名為「鋼鐵英雄」的電影,那是一部敘說堅持信仰的年輕人,在當兵的時候堅守自己的信仰、不殺人、以及遵守聖經裡說到的誡命,遇到很多的困難與障礙….但到了最後在戰時立下大功,走向一個很好的Happy ending……

我們大部分會譴責那群小信、改教的宣教士,大力讚揚在鋼鐵英雄裡面堅持信仰的主角,便四處說:你看,堅持信仰是正確的,最後上帝總會保守屬祂的子民、帶領跟隨祂的門徒,終究是會走向好結局的,多麼激勵我們…. 這些都是鐵錚錚般「雲彩般的見證人」……沒錯吧?我們大部分的心裡都是這麼想的吧?

但是對此時的我而言,既使鋼鐵英雄是真人真事,沈默所呈現出來的卻比鋼鐵英雄更能打動我的心,我覺得鋼鐵英雄的勇氣、對抗是在這真實世界當中比較不切實際的,不是每個人都會是英雄,平心而論,英雄只存在於電影當中,我們每個人的人生並不像電影會有個完美的劇本可以演出、似乎每件事情都有美好的設計、都會有Happy ending。

電影沈默的不信、不忠誠,尤其是其中有個場景:「作為日本人的小配角在故事當中不斷的跌倒、不斷的像神父「懺悔悔改」,好讓這一次的「懺悔」變成了一種廉價……」其實這樣的場景在我們真實的世界當中,我覺得才是最真實的,才是你我的日常。當然也有可能,我比較常常遇到那群信心很小的人吧?

然而,當這兩群人要同樣在教會裡面一起共同生活、彼此為弟兄姊妹,又該怎麼辦呢?是叫那群信心小的儘快跟上那些信心大的人嗎?或者把一堆權利、服事交給那群信心大的請他多擔待一點?

聖經上有一段故事,談到關於飲食的部分…. 在羅馬書第十四章寫道:「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吃的人不可輕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論斷吃的人;因為神已經收納他了。」

在文章最後,我想無論是信心多或者信心少的,上帝皆使用。我們可能有時候所作所為不一定是為了神,但神在其中必定掌權。信心多的不用去指責、或者要那些信心少「趕快跟上」,而我認為重要的是,那些信心少的也不用因為自己信心小而自卑難過,上帝量給每個人的量器不一樣,這真的都是過程而已…..我相信上帝也愛那信心弱小的人、他愛奉獻五餅二魚的小孩,他一定也愛多馬、包括他那樣「探究事實的信心」!

五個唯獨裡面有「唯獨信心」,但別忘了,我們還有「唯獨恩典」。我深信,恩典會使我們知道如何有信心。

至於你呢?你是多馬還是那個給五餅二魚的小孩呢?

小君曰:校園雜誌主辦的寫作營就交這一篇當我的作業吧XD 只不過開頭好像沒有寫得太好哈哈哈。

生前遺囑

前言:為什麼要寫生前遺囑

前陣子在Youtube 看到一群人分享自己的生前遺囑,有阿滴、志棋、艾琳等等…..然後便心想,也想要寫寫類似的文章….我自己不是Youtuber也沒有想要成為Youtuber ,但對我來說我很喜歡文字,因此決定最後以文字承載這個生前遺囑的內容。

如同那些Youtuber 所分享的一樣,其實分享遺囑並不是一件很觸霉頭的事情,人終究會死、世間萬物變幻無常,有時候我們真的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反倒我們可以很敞開的談論「死」便是個健康的事情。況且在寫遺囑的當下,其實他也讓我見識自己究竟「重視」怎麼樣的「價值」,如同之前與朋友的討論:「究竟我們重視怎麼樣的價值」。藉由寫遺囑的過程當中,或多或少可以幫助我們解脫迷惘與厭世的人生……從而找到自己應該往哪裡去的方向。當然,人是一個有機物,一年一年的過去,或許又會有所不同了吧?這份生前遺囑無非只是整理出「當下」我所重視的價值而已。

關於儀式與死後的處置

  • 關於告別式/追思禮拜:
    • 不要在教會裡面舉行
    • 不需要牧師的短講或者追思文
    • 不要繁複奢華的儀式或排場。
    • 我設計了一個小節目:讓每位與會者上台講講:「自己是誰、如何遇到我、我對他的影響或者我們中間發生過的回憶好事壞事」就好,不過可能要注意一下時間喔,每個人講的內容需要有所限制
    • 最後結束的時候有個簡單敬拜的時間,而我指定了「我知誰掌管明天」、「永恆的答問」、「燃燒這生命」。因為這是我三首最喜歡的詩歌,也是我默想歌詞最多時候的詩歌。
  • 最後的處置請使用當時較為環保、最自然的方式(例如土葬或者樹葬)處理我的遺體。不要設置什麼墓碑、也不要牌位,空空的來,也就空空的去,不需要後人追念,因為我覺得這既浪費時間也浪費空間。
  • 如果我的父母、哥哥與弟弟妹妹還沒有信主,請帶他們信主陪伴他們去教會,如果他們拒絕,也不要硬強迫他們信主。

關於財產的分配與捐贈

  • 如果有房子,就按照法律上的規定與順位給予我的妻兒,再來則是我的父母或者弟妹
  • 最後的財產,請留下夠用的部分就好,可以參考當時的物價水準或者政府頒布的家戶平均花費做為參考,大概是算到差不多留到一年的部分,還有剩下的請捐贈給以下單位:社團法人中華基督教網路發展協會、財團法人信望愛資訊文化藝術基金會(信望愛站)、浸宣神學院或者中華福音神學院、以及聯合差傳事工的愛穆事工
  • 我手中的所有的書、電腦、東西皆可以做捐贈或者變賣,不過變賣的所得再扣除行政費用之後請捐贈給以下單位:社團法人中華基督教網路發展協會、財團法人信望愛資訊文化藝術基金會(信望愛站)、浸宣神學院或者中華福音神學院、以及聯合差傳事工的愛穆事工(與上同)
    • 為什麼要捐贈給這些事工呢,原因是因為這些就是我目前所看重的事情:基督教資訊界、神學教育以及我覺得非常辛苦的穆斯林宣教。
  • 然而,有五本書不得變賣與捐贈,請保留下來並且繼承
    • C型觀點
    • 十架門徒–斯托得傳
    • 現在決定未來:給基督徒青年的20個屬靈忠告
    • 回憶父親的一百種表情
    • 帶我去月球 (侯文詠)
  • 我強烈鼓勵我的孩子能好好地將以上這五本書讀過並且反覆思想、如果那時的我還沒有小孩、那就給我最要好的屬靈小孩或者夥伴吧!
  • 在我台東的家房間書桌右邊第二個抽屜有收藏從我國中以來收到的卡片以及紀念性的成績單或紀念品(因為我非常重視卡片、很喜歡收到卡片,我很喜歡文字),可以留下來作為一個可以紀念或追念的依據,當然也可以將那些東西直接處理掉。
  • 關於我的網路資產:
    • 在我的電腦有一個檔案紀錄著我所有的帳號和密碼,如果我死後請將這些帳號可以刪除的就刪除、清空的清空
    • 但請留下 Github 與 Bitbucket 的帳號,並且如果我的Bitbucket 帳號有一些private repo 的話請協助改為public repo,取之於網路、用之於網路。
    • Dropbox 帳號裡面有一個資料夾,叫做data_myself ,裡面有一個子資料夾叫做靈修日誌,請在我死後協助公開此資料夾裡的所有資料
    • 至於我的部落格樂在信仰中與Jimmy’s Code ,如果可以,希望可以整理裡面的文章成為一本電子書或者實體書,整理成書之後,便可以將這一切從網路上抹除了

最後要說的話

感謝我的父母,因為從我身上繼承來自於你們的腳踏實地與溫柔。我想這是我一直以來可以發展出與他人有所不一樣的性格與未來。也感謝一切在過程當中陪伴我的朋友、親屬同伴,我從你們每個人身上總是收穫到很多

感謝帶我信主的江老師、屬靈母親、李牧師一家人等,以及一切在我信仰旅途上的夥伴、朋友、長輩,建築我的神學觀、信仰、甚至是我這一生的生活方式

最後感謝上帝,我知道我的一生在你手中,願我的小小故事在祢的大敘事當中有份。願祢喜悅我。成為祢忠心的僕人。

結論:究竟我重視的是什麼?

寫完這份生前遺囑之後,我便發現其實我所重視不外乎是信仰以及我個人資訊工作以及神學教育等,也希望我的思想與想法可以被「記錄」、「傳承」與「影響」。其實也與我幾年前為我自己家庭目標訂下「家即教會」的意象其實有點異曲同工之妙:「家就是教會,我就是牧師,而我的孩子是我要傳的會眾」。雖然說實在的我到目前為止我也看不出來我到底有沒有機會可以建立家庭XD

雖然真的不知道自己最後能不能建立家庭,但我也可以像我的屬靈母親過去帶領我一樣,成為別人的屬靈父親,或許這就是我現在可以努力的方向吧!呵呵

小君曰:「究竟你我所重視的是什麼價值呢?是金錢嗎?是名利嗎?是信仰嗎?」

不用為了上帝–探討「為了上帝」這句話的本質

閱前消毒

最近其實一直飽受信仰低潮所影響,也自知和上帝鬧彆扭鬧得太久應該需要找個教會看看……總之最近嘗試重新找教會…. 努力中吧!

而這篇是最近個人的一些神學性的思考與想法,無關對錯、也沒有什麼政治正確或什麼神學正確的問題,總之請各位讀者當故事來看看吧!

一切都是為了上帝

基督徒總是將「為了上帝」放在嘴邊,讀書學習是為了上帝、上班工作是為了上帝、結婚生子是為了上帝,甚至古代還有「打仗」也可以扯上是為了上帝……總之可以將任何自己手中所做的事、正在進行的計畫、未來的規劃都能扯上「為了上帝」這個詞兒

然而,「為了上帝」究竟是怎麼樣的概念呢?他可以吃嗎?似乎冠上「為了上帝」每件事都能成為最合乎常理、最神學與政治正確,像超級馬力歐一樣吃到了無敵星星一般,做就對了!而我自己想想這一直以來所聽到的見證,大部分扯上「為了上帝」都指向好的結果,例如:考試考了前幾名、在很低的比率之下僥倖錄取、家庭美滿幸福等。我很少聽到最後結果考0分是為了上帝、沒錄取是為了上帝、家庭破碎不堪是為了上帝,檯面上總是刻意尋找一群看起來體面的、光鮮亮麗的、事業成功的、或者從逆境大翻轉為順境的見證與樣貌。也難怪有許多人詬病教會圈一直在往上流動、而沒有遵守上帝命令所要的往下移動。

不可量化的「為了上帝」

難道「為了上帝」是可以被量化的嗎?例如:今天我考試考60分以上就是為了上帝、而考低於60分就是自己活該沒讀書?!不是這樣的吧!但是究竟什麼是「為了上帝」?老實說,筆者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沒有經歷什麼嚴格的神學訓練、更沒有什麼滿腹詩書的淵博學識,又怎能判斷他人是否是「為了上帝」?只得反求諸己,告訴自己「需要」「為了上帝」,但這種過程到了最後卻成為了不可量化、變成「平心而論」的狀況…. 每個人可以說自己「為了上帝」,「為了上帝」讀書、「為了上帝」面試、「為了上帝」結婚生子,更甚者,可以掰說「為了上帝」經營生意、「為了上帝」參選、「為了上帝」發動戰爭,假以上帝之名,真行滿足自己虛榮與利益的髒事……和前陣子以媽祖托夢叫我出來選總統的人真有所過之而無不及。

更是像三國東漢末年漢賊曹操狹天子以令諸侯,令人不齒……

不再為了上帝、卻仍為上帝所用

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不用一直把「為了上帝」放在嘴邊,我們也不需要凡事都一定要「為了上帝」,大方點承認,我們為了自己難道不可以嗎?看到某個需要難道不行嗎?除了全職侍奉上帝那種事情以外,就勇敢點承認我們在「自我實現」就好了吧!那在天上偉大配得一切尊榮榮耀的上帝會真的這麼在乎(care)你是否為了祂嗎?

聖經裡面有一個書卷很特別,整篇書卷都沒有提到「神」,然而被收錄在聖經正典當中,那就是「以斯帖記」,一段猶太人差點被團滅的故事,也是猶太節日普珥節的由來,然而如果你能細細品味這當中的情節與脈絡,其實他是在敘說「上帝仍在做工」的故事……聖經裡說道:「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壟溝的水,隨意流轉。」(箴言21:1)

結論

我們全都自我限縮了上帝的能力,上帝難道不能使用不好的見證與不好的行為嗎?如果祂是全知全能的神,為何我們總是要將祂所做的一切自己「腦補」成美好、完美、正義、正確?上帝有祂的計畫,祂的旨意無法測透……至於是否我們要夠有信心的相信「God is Good」「祂有祂的計畫」,我想這是另外一項功課與學問,不是我這篇所要討論的範圍…… 但我所要提醒的是:「一切不一定都需要為了上帝,但一切仍為上帝所用、做工,而且無論是好的或壞的、光明的或黑暗的,祂能使用,要知道祂是神」。

小君曰:「要參加校園雜誌主辦的寫作營了,來弄篇關於「信心」主題的文章創作吧?雖然我不是專門的呵呵呵,但我想寫不行喔!來咬我啊!」

回應小小羊為什麼離開基督教:信仰不是一張簡單的考卷而已

日前很無聊打開google 的 search console , 總之那是一個管理人家用哪些關鍵字搜尋到你的部落格,而這些關鍵字的出現是否有為你的網站帶來流量的管理工具。我得管理後台大部分給我的回應是「斯托得」、「世界在等待的門徒」等等,很多人利用這些關鍵字得以看到我的網站….甚至有時候校園書房的SEO 都沒有做得比我好呢!(是說本站點擊量最高的是哪一篇呢? 公布一下答案:世界在等待的門徒讀後感…是說我那篇真的沒有寫很好耶,不過很多人google 就搜尋到了然後就帶來流量….所以後來也帶來我寫較多書評的方向,另外也值得一提的是因為前陣子有放一些技術性的文章(不過那些後來都移到技術部落格了),所以也為網站帶來蠻大的流量,就有一位我的好朋友說他搜尋gulp就搜尋到我的文章= =”””)

然而最近很無聊發現到後台的數據中有一筆「離開基督教」,哈哈哈,我的網站明明就是非常基督教的啊,怎麼會有這筆記錄呢?於是好奇的在google搜尋框打下這些字,是沒有真的找到我家的網站啦,倒是看到了這篇小小羊在2016年所寫的文章……

文章原處:https://mickey1124.pixnet.net/blog/post/269191536-%E7%82%BA%E4%BB%80%E9%BA%BC%E9%9B%A2%E9%96%8B%E5%9F%BA%E7%9D%A3%E6%95%99%EF%BC%9F

而裡面其實每個回應都在說:是教義理解的不夠。

我承認,有時候在看一些「離教者」(這裡的離教者指的是離開基督教的人)說明為什麼離開基督教的理由與想法的時候,其實我有時也會思考,他所理解的其實和我所理解的有點不一樣……,其實他這些想法如果認真的話是可以好好的回應與解答甚至是牧養的說…..

所以有一部分我蠻同意小小羊所主張的不夠理解教義說,然而我作為一位離教者(我這裡的離教者是指離開教會的人),我也為這些離教者叫屈。因為我覺得信仰不是一張簡單的考卷,從來不是容易的選擇題與是非題,如果是這樣,那就變成宗教和儀式……那叫盲從、沒有思想。如果是小小羊所主張的「教義理解」問題這麼簡單,那麼教會只要充斥各種教師、牧師就好啦!信仰是過程、是陪伴、是一點一滴累積而成、有信心小的,也有信心大的,是容納各種光譜的……

因此我特別覺得某一派的基督教徒特別反感…..好像信仰是有種「正確的姿勢」一般,總是要「求個正確答案」,雖然這似乎也是真理的排他性所致…但這不是我所認為的信仰….或許可能因此會被許多人糾正謾罵了吧?!但我可以就實話的說這類基督徒的主張在我眼裡與心裡,其實就像是一種「自以為是」。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這是對的,也或許會有人覺得我這是錯的,我開放以下留言對話交流,我不喜歡用辯論這詞兒,因為好像是要說誰誰誰才有理的,但我覺得對話交流是要尋找我們中間可以互相接納的空間與地帶,並在這其中互相尊重、發揮。

小君曰:最近也會寫比較多關於創作性的文章啦,我只是個平信徒,一位離教者,離開教會的行者。

主日焦慮

發表一下最近的心情寫照:

每到禮拜六或禮拜日就會有些焦慮。雖然是放假了應該心情會很開心……但因為最近與教會不友好的關係而陷入到底要不要去主日的問題。

說實在我並不是很喜歡自己目前與教會的關係。自己明明心裡也自知作為一個門徒不可能去避談委身教會的事情。之前因為看到內村鑑三所倡導的無教會主義而不斷推廣,但所謂的真正的無教會主義也不是真的要離開教會過著離群索居活在自己High的世界。

無教會主義是去掉教會的名諱,為一群基督徒夥伴聚會彼此分享互相燃燒的地方。。。。沒有牧師、沒有執事、也沒有什麼董事長、財團法人,是個大家位置平等,而可以公開互相交流討論的地方,其實這也是教會的實質意義:「一群基督徒聚在一起的地方」

但是或許是我自己的問題吧?但總說自己的問題真的覺得很洩氣,因為我說實在的也不知道該怎麼改,難道這是個性使然?而我也上過類似親密之旅的課程,說真的我也知道我的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覺察」是一種痛苦、而「覺察卻不知如何恢復」更是另外一種痛苦…..

究竟自己這一生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是我錯了嗎或者做錯了哪些事情呢?還是做錯了什麼選擇慘遭上帝遺棄?

好啦!我在理性中也知道我沒有被上帝遺棄過,我只是想要一個能夠被牧養的感覺或者尋找真正能陪伴的屬靈關係難道有這麼困難嗎?

自己也超過25歲了、是個快要十年的老基督徒,或許有些事,應該要學會獨立自主與上帝同行吧!

我知道我這樣很像「討拍文」,但說真的我也超不想成為愛討拍的人…… 但我覺得當我在社群網站談到這些的時候,許多朋友也只會按個讚之類的(也或許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吧…..我怎麼把自己搞成這種田地呢?!)

最後希望40歲以後的我能夠看淡看開這些事情。
分享一首詩歌給自己(讚美之泉的新耶路撒冷,盼望那以後的新天新地),至於到底要不要去教會或者意思意思去那種Maga 教會不然索性不去,就等待祂,交給祂來決定了

小君曰:「真煩」

讀厭世代的工作成長學:一本感覺有點說教的書籍

直接說讀完這本書的結論好了:就是感覺說教的一本書籍…..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可能最近低潮的關係吧,最近讀這種關於工作神學的書籍難免都覺得老生常談、沒有被感動到、觸動到的感覺,相對的,我覺得反而C型觀點講到關於工作的部分,是截至目前為止比較能觸動我的心….

之前毛樂祈寫了兩本書,一本是小老百姓神學,另外一本是巴比倫上大學,比起這本厭世代工作成長學來說,我對於前兩本的評價相較是比較高的,而這本可能因為最近希望低潮獲得解脫,想要藉由文字當中獲得解方的期待…或許是這樣的一個期待落空,導致我對於此本書的評價其實較低,覺得講的其實有理,但無法觸動… 所以也就無法再繼續寫得更多了…但也因為作者是我曾喜歡過的毛樂祈(因為我很喜歡小老百姓和巴比倫這兩本書),所以我勉強就給個「普普」的評價吧。

希望有機會可以再看第二次,希望到時能有真正的收穫囉。

另外阿,我覺得最近很喜歡上孫盛希的音樂,聽到這首「是他不配」,我覺得此時我心裡真的有很多負面能量好想宣洩啊!

小君曰: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讀禱告的奧秘:再談禱告

最近再看一本校園出版社出的書:禱告的奧秘,由一位神學大師魯益師所寫的一本書,忘記是怎麼得到這一本書的….. 之前記得我也有寫過關於禱告類得讀書心得,如果有興趣歡迎大家去看看喔

上面這篇文章主要是再談關於主禱文,有興趣可以看看喔

本書簡介

這本書採用「書信」的方式寫作而成,但是是魯益師單方面的部分,我覺得如果書信體最好還是有另一方的書信才比較好讀….XD 又加上魯益師是神學大師,有時候他的用字遣詞較深,我個人是覺得蠻不太好讀啦!

而且雖然取名為「禱告的奧秘」,但魯益師其實並沒有真的太著墨在「禱告」的部分,反而我覺得比較像是在闡述他個人的「神學思想」,也就是說在這本書你不太可能看到那種老生常談到不行的「禱告有多重要」、「禱告有多幫助我們」之類的話,可能有帶到,我可能腦中的雷達自動省略吧!

禱告的奧秘

佳句筆記

  • 那麼,究竟為什麼對一位已經知道一切的上帝還要禱告呢?禱告的真正功用在於「我們揭開了自己。……改變的是我們; 從被動,轉成主動。不再是單單被認識,我們闡述、披露自己,呈現自己讓神察看」重點在於,禱告是改變自己,而非改變上帝;禱告是人對上帝主動傾心吐意,而非人等著上帝明白人的想法
  • 完美的崇拜不會讓我們留意到崇拜禮儀,因為我們注意的完全是神
  • 敬畏與親暱的矛盾中,有一端因現成的禱文而得以保存。當然,只是一端。如果有人覺得神威嚴可畏到一個地步,使他不敢也不能親近神,那倒不如沒有敬畏,而能與神親密相通為好
  • 藉著揭開自己、承認自己的罪、向神披陳自己的需要,我們在祂面前得以居位格的高位,而祂,紆尊降貴,成為「位格體」與我們相遇
  • 未信的人,不信則已; 若信,就會信得更多、更徹底

個人心得與總結

魯益師在這本書談到禱告,有時可能是一種手段,但其實它也可以是一種目的。我想就如同之前我看過一篇我很喜歡的文章:禱告中的聆聽:我們就是那個答案。文章的作者提到:「有時我們本身成為了我們禱告的答案,有時我們本身成為了他人禱告的答案。我們本身就是上帝對我們禱告的『回應』。

小君曰:沒想到看這本書的過程當中悲劇了,某幾頁與本體脫落...QQ

情緒如何恢復

最近看到一本書,蠻符合最近個人的近況,所以便買來看看!

這本書是日本人內田和俊所寫的「情緒恢復–告別玻璃心的韌性練習」。

然而讀起來我覺得有點老生常談 哈哈,不過算是一種再提醒吧?

恢復力原是物理學名詞,但心理學拿來當是一種心靈如何對抗壓力、面對問題、挫折的力量,而作者在這本書當中更簡短的定義為「跨越當下的逆境或問題,對抗沈重壓力的精神力」

而這樣的恢復力像雞肉一樣,是需要練習和訓練的

於是提到:「提高恢復力的腦部鍛煉方法,不是增加知識,而是增加觀點。換句話說,就是訓練自己,從更多的不同觀點去看待或事實,讓腦部,也就是心靈變得更柔軟,藉此培育出堅韌且不容易受傷的心靈

作者在這本書引用艾利斯的ABCDE 理論,從而解釋情緒其實是一種對於事件的解讀和行動,而且我們無法控制情緒!(但也不用灰心,ABC 其實三者是連動的關係,我們可以影響我們的A-事件 或 B-信念)

  • A:Affairs 事件
  • B : Belief  信念、如何思考
  • C : Consequence 結果(造成的情緒)
  • D: 是原有ABC 理論的再延伸 Dispute 質疑(對自己的想法B 提出質疑)/也可做 Dialogue (對話)
  • E: 原有ABC 理論的再延伸 ,Effect 效果

作者也提到一些日常中容易削弱我們「恢復力」的狀況:

  • 擴大解釋否定/ 否定正面肯定
  • 二分化思考(判斷標準過少、非勝即敗的思考)
  • 「當然」、「應該」、「必須」的思考
  • 過於制式化
  • 妄下結論
  • 劣等比較(蠻懷忌妒心的那種比較、永遠都在比較的比較)
  • 全盤接受他人的評價

而其中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當中所下的「處方簽」卻是:「感恩日記」,在睡前寫五個感恩的人事物,好讓自己可以提升自己的恢復力……在本書的最後,作者也提到了一些真實事件的例子,而他如何建議……

對了,好像最近「正念」(冥想)也蠻紅的,作者也提到這也是不錯的鍛鍊恢復力的關鍵,藉著調整自己的「呼吸法」,而慢慢提升自己的專注時間與專注力呢!

 

小君曰:「決定來練習寫一下感恩日記好讓自己提升自己的恢復力吧!」

我的斯托得講座-舊約研究導論

距離上次斯托得講座有完整心得記錄下來是2015年了,今年再度參加斯托得講座

今年講師是胡維華老師,主講「舊約研究導論」。

不過在進入心得本文分享之前我來分享一下過去參加斯托得講座的歷程好了~

2015 年 : 二十一世紀在等待的門徒 (心得
2016 年:21世紀聖經講道學&新約研究導論:重新認識耶穌 (心得
2017 年:系統神學八堂課(沒有參加)
2018 年:路加研究導論X研經培靈X路加神學主題
2019 年:舊約研究導論

短短五年參與四次斯托得講座,真是佩服自己的毅力呢 XD
那這些講座我都聽得懂嗎? 老實說:大概只有三成有聽懂吧😅

說真的去年路加研究那個太難了啦…. 讓我有陣子對神學唯恐避之……也沒留下紀錄

說真的每一年都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參加…老實說,自己在信仰的過程當中覺得真的像是個「獨行俠」。真不知道自己對還是不對,最近總想要有種陪伴的感覺,但我知道我已經從「渴望」惡化成了「索要」

也許在學生時期比較像是理想,蠻懷著理想這樣,然而出了社會之後卻覺得不知道該如何應用,教會只是把更多的人綁在裡面,訓練出更多聽它話的信徒而已。我不聽話,我有自己的想法與意志,甚至有時會與上帝對抗,所以被排斥在外當作邊緣人。而自己正面臨史上最大的信仰危機:「聖俗二分」……

扯遠了,總之進入本文吧!

首先第一天,講師分享關於一些讀經的方法還有與考古學的結合,這讓我覺得有趣。其中他也提醒我們大多數華人讀經是用「經句式讀經法」,這其實蠻可惜的,應該要試著把每個故事嘗試串連起來,講師以創世紀為例,從挪亞之約到亞伯拉罕之約到摩西之約,其中點到我亮點的是我們都以為舊約雅各騙到以撒的祝福,但其實講師解釋了一段時間,並且用一些例子舉例,著實讓我們發現到咀嚼聖經的另一番風味。

至於當我們在讀歷史書,講師先是介紹了我們以色列特殊的歷史觀與我們不同,我們是常「以古為鏡」,但對於以色列、古近東人而言,他們強調「活在歷史當中、與歷史對話、重新理解歷史」,說真的這裡我覺得也是不是太懂的地方,所以我也很難一時寫清楚,總之他們會試著「將歷史重現於現在,試著從歷史的事件當中體會現在的意義」

到了第二天,講師講到先知書的閱讀重點在於發現各先知中間的「差異」,而最讓我被提醒的是當我們要讀智慧書的時候,講師提醒我們不要Focus 在智慧書的內容,要理解他們的文化與傳統,智慧書的重點在於「對話」,在於「對話的過程」:為什麼同意、為什麼不同意……

並舉出「生命樹的例子」:只有在「創世紀」和「啟示錄」出現過,因為亞當犯罪之後生命樹被視為一種被嚴格禁止吃的果子,甚至不惜派天使看管保守的道路….一直到啟示錄新天新地才又出現。

然而,為何箴言又出現了「生命樹」呢?難道這些詩人沒有注意到這當中的弔詭之處與爭議嗎?(其實我也沒發現沒注意,經過講師才發現這個亮光XD),原來,經過講師的講解提醒我們詩人想要帶給我們一個信息:「雖在伊甸園外也可以活得像在伊甸園當中」

最後兩場是關於牧養的部分,我個人是覺得作者在推介書而已啦—老摩西的牧養學這樣…不過經過他這樣兩場的闡述確實又更多看見聖經的亮光,其實簡單來說他這本書在倡導的一個概念就是:「聖經是牧養學教科書」,我覺得牧養同工、小組長應該適合看看這本書這樣XD

我還蠻喜歡講師最後每堂課都有些例子導讀,雖然還是無法掌握那方法(我也不是專門研究聖經的學者啊XD),但都讓我看到很多聖經的亮光~

我想我是孔子說的那種人:「朝聞道,夕可死也」,每一年斯托得講座都沒什麼讓我失望,既使我說去年的路加很難,但還是開開心心的回家了~然後覺得今天死了也ok啦!

今年斯托得講座和去年同樣給我一個看見,研究聖經其實是蠻大的,我蠻喜歡今年講師在先知書的提醒,提到先知書因為每個的差異、不同的「神學概念」,這集合起來就像是「一個大交響樂團」~ 而先知在理解神的話語與心意也有深淺之分、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看見。

「即使找到這真理,我也要不斷地尋覓。」

而講師今天講到的一個小故事也讓我覺得很有趣:亞倫造金牛犢卻被立為祭司; 摩西是知法犯法卻頒布律法; 保羅最迫害教會卻來建立教會….等等在聖經許多很像的例子…原來上帝能在人的軟弱上使用人,祂能使用不配得的人啊!

 

小君曰:這次的斯托得講座聽懂的%數其實還蠻高的….搞不好比2015年的還高…不過邪惡的校園書房在講座後面擺書攤,雖然我成功對抗了誘惑但未來想買的書單無故多了好幾本書……

關於我的故事-談生死

這個禮拜情緒莫名的糟,可能是晚睡晚起也晚上班沒什麼生活節奏而言所導致的吧……

不過某一個晚上想起了一個故事,我覺得想記錄起來:

在學生時期某個暑假參與鄉村福音佈道團,很白痴得還報名了兩個梯次,這個故事是發生在第二個梯次的,至於第一個梯次所發生的就放在以後心血來潮的時候談談。

在第二次梯次時,我擔任起核心同工,與一般同工不太一樣,他們要下去班級教導小孩子,而核心同工只要在指揮中心翹二郎腿泡茶聊天(大誤XD 是hold 住整個營隊的吃住及活動流程及行政相關啦!

在百忙之餘有個簡單的空閒時間…同工們彼此聊聊天…而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突然營長分享了他某次經驗

「在一次極度沮喪之時,甚至懷疑生存的意義,而在某次進教堂聽到一首詩歌:「活著為要敬拜祢」,於是領會到上帝的回應、而投入宣道事工…..」

說真的我早已忘記那段經驗的所有細節與脈絡,只記得她被這句「活著為要敬拜祢」而感動

深夜當中,想起之前讀過的C型觀點: 「生死在於上帝的主權。」

無論是安樂死,或者自殺,對於基督徒而言,都算為一種對上帝主權的逾越。生命是神的禮物,耶利米書十23講到:「耶和華啊,我曉得人的生命(和合本:道路)不由自己」

至於活著為要敬拜祂,那麼敬拜又是什麼?我想這個以後再談吧!

在月光下與十字架同行:讀月光下的十字架

最近趁著端午節返鄉的時候,因為坐火車實在太久,所以便隨手拿了一本書來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閱讀速度太快還是自己其實是囫圇吞棗,總之在短短的四個小時多的車程中便把這本書看完了(也沒有很短時間囧)

這本書就是日前在我宣教心視野上課時團購的「月光下的十字架」。因為某次上課某個老師推薦這本書,於是與我同個梯次的某個學員想說來團購這本書….而我這個有藏書的怪僻,便跟上這波團購風潮~

說實在這本書很心靈雞湯,感覺和我上次看過的某本書:「最後14堂星期二」有點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星期二這本書比較面向大眾、探討生死議題,而這本月光下的十字架偏重於信仰,因為作者是牧師,而這時扮演「導師」的角色也是個「老牧師」。對我來說他很像是「信仰版的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

不過作者不是在星期二上課,而是在星期一,而在這敘事的過程當中,漸漸也多少有撫慰我心中那種孤獨與黑暗感,也許這就是神的話的大能,或者是文字的力量….每次老牧師都會在每次講一則~兩則的故事,而在這些小故事當中都能帶來一些些的哲理多少能安慰作者或讀者。

我很羨慕作者有這樣與老牧師的深厚情誼、彼此了解各自的狀況,不用說一句話、也不是講落落長的長篇道理,幾句話、幾則故事就能夠讓彼此了解、甚至領悟、成長,這是我很久沒有經歷過的狀況。

而這本書令我有點感到特別的部分是到了最後,他不是又說什麼大道理或什麼大哲理,而是「傳承」。從談到人應該要有五種關係:「有問題的人、好人、同袍戰士、弟子、有資源的人」,這不外乎提醒我們應該要有「你不太喜歡或者有狀況的人、你覺得沒有問題或不錯的人、屬靈同伴、屬靈孩子、屬靈長輩」,(用我自己理解用自己的話重新詮釋),也說到我們應該把我們的時間更多地放在屬靈同伴、屬靈孩子與屬靈長輩當中…然後用從這當中獲取到的力量,拿去滋養或餵養那些你覺得有狀況的人……),而最後老牧師更叮囑作者要建立「團隊」(團體),讓信仰成為可傳承的,不讓講台成為個人秀的舞台。

而作為老牧師的「弟子」作者,在這中間不斷的過程中,重生、成長、校準對於信仰的態度。「不要成為教堂的行政者而成為神的僕人」。我很喜歡裡面有句話說道:「我們把重點放在『為上帝做事』,但祂並非因為我們所做的事才愛我們,而是因為那是我們。上帝並不專注於我們的生產力,而是專注於我們的生活

 

因為「那是我們」,活在這種容易「聖俗二分」的生活中,難免因為過度二分了聖俗而導致我們在追隨“呼召”的道路上、追隨祂的過程中迷失了自我、自以為自己還繼續很靠近上帝….然而我們只是在禮拜天靠近上帝而已。這提醒了我也提醒眾教會們!

關在名為「教會」的圍牆裡,作著一次又一次的服務隊、營隊、事工,美其名是「傳福音」,然而我們是不是只是把講台變成了「舞台」呢?看不見背後的耶穌、只見眼前服務的事奉者?

小君曰:雖然是心靈雞湯,但這個雞湯還勉強可以喝下去啦XD

 

與五位母親的故事

前言

其實過去有寫過這篇文章,他是放在哇咧星樂園網站上面,但因為有一次我與哇咧星樂園的重大衝突事件,於是我憤而將哇咧星網站上面所有寫過的文章全部砍光!

今天是母親節,我決定用文字來紀念我的「母親們」,憑著自己的印象和自己的切身故事來重新撰寫這一篇文章。

同時這篇文章是我這個系列的「番外篇」。因為某次看到朋友分享關於寫自己故事的好處….所以我也就想要寫一下自己的故事XD 暫時名為「我的故事寫作計畫」吧~  另外,我也想要挑戰寫個人觀點詮釋聖經的系列文章,本部落格未來的兩大王牌就靠這兩個了XD

一、我的親生母親

因為小時候(大概國小二三年級的時候),母親便過世,詳細的死依據我父親的解釋是:「憂鬱症」,因為被壞人騙錢,然後覺得很對不起家裡之類的…然後小病大病都不看醫生,拖著拖著就死了….. 我對於我親生母親的印象實在太少、太短。我能片段記得的大概是在醫院時他好像因為手術的關係變得有點瘋癲的樣子、然後還有他在棺材上被化妝師化出來那個極度蒼白的容顏….. 從此,我的人生開始進入獨立、到處流浪的日子了。

另外也許是因為我太小了,所以我覺得自己:好像沒有好好道別

也演化到後面,每次教會主日遇到母親節,說真的我就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甚至有一陣子會反感XD但反感一陣子後,去年母親節主日似乎就不怎麼在乎了….. 但有時候看到親人離世的相關電影還是會很感動、落淚……

二、不是親生母親的「阿姨」

經歷一陣子獨立、流浪的日子後,因為父親的職業關係無法長期待在家,但又因為他擔心我一個小孩子的緣故,有把我帶去給親戚或朋友照顧幾次….而這其中最為長期的是:把我送到台北。

我在小時後也曾流浪到台北,大概長達一年,她是我父親的前女友….. 但她也自己扶養了兩個小孩,記得第一天,真的非常不習慣,要和「完全不認識」的人相處,好像無緣無故多了一個哥哥和一個姊姊。

哥哥有些狀況,我實際上也不是很了解他詳細的病症,總之他和別人溝通是會有些障礙的.. 至於姊姊,就是那種鄰家女孩那種乖學生(? 好啦 最後一次看見她似乎有種小太妹的感覺XD

這位「阿姨」,他教導我許多。為了幫助我的課業能夠跟上,便幫我找了補習班,而確實在這段時間裡,我的課業成績從劣轉優,並且有許多的一些品格和特質也在那短短的一年有所調整和奠定基礎。是我生命上最重要的貴人,沒有她就不會有現在的我。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頂撞他,而她為了懲罰我叫我罰跪,在罰跪之後和我說了一段很長的對話,談到他對我的照顧和努力、以及他怎麼看待我的父母,總之在那個之後我終於知道原來我的父親也是有些可取的優點的。

她不是基督徒,我看過許多非基督徒表現比基督徒優秀的例子,也看過虛偽邪惡的基督徒例子……而這次經歷也讓我知道:原來有超越血緣關係的愛、超越親生的愛 

三、屬靈母親們

我是什麼時候認識主的呢?大概是國小低年級時,我父親為了要讓我課業能夠跟上,所以便讓我上安親班之類的(但我的課業跟上實際上是直到我到台北之後),在上這個安親班的過程當中認識一位老師,江老師。

這位江老師在我母親離世之後,在短暫的時間扮演一個重要角色,記得那時她囑咐我在放學之後,要我到學校的門口等她,而她就會開車把我載到她的安親班,在那裡寫寫功課、看看聖經故事、看看聖經卡通、或者和老師的小孩玩XD

記得那時在禮拜天,總會有一部車來到我家門口,然後我就上車,便到了教會。

江老師還給了我們每個人10塊錢,要我們在奉獻的時候投到袋子裡。現在想來真是個神學不正確的事情啊~

如果不是江老師,可能我對於耶穌的印象應該就停留在電線杆上面吧?!

可惜因為我那時正逢到處流浪,所以我與江老師這段關係並沒有維持很久,久而久之就失去聯絡了(但是感謝上帝,前年透過我教會師母聯絡到她,還與她有段吃飯…她還一直拼命要我讀神學院啊~oh my god !)

聖經有一句話這麼說:「保羅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上帝叫他生長。」

我是這樣真實經歷的!

談完我的「保羅」後,就要說說我的「亞波羅」了。

其實她就是我一直與我朋友所說的屬靈母親啦,其實為什麼稱作她為屬靈母親的原因也是很奇怪,因為在某次聚會她就亂鬧、鬧著鬧著便說自己是我的「母親大人」XD 然後久而久之我們的關係也越來越密切、我也受到她許多的照顧以及調整,那時便成為我一段很重要的屬靈生命成長期!

她只是我們當時青少年團契新來的輔導。而正當她來之時正好是我和團契小組長有嫌隙而離開青少契、教會的時候。而當時有身旁一些人和我對話希望我回去、然後這位輔導呢,也蠻有趣的。既使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也會傳簡訊給我、甚至說會有禮物給我之類的….但我都!不!予!理!會!

在教會某位大姐姐不斷的勸說還有與小組長的嫌隙解開之後…. 還有這個輔導的不離不棄啦,所以我就重新又回到了教會。

而這位輔導最擅長的就是查經,在那段時間也向她學習了不少東西,開始對聖經感興趣(不瞞大家說我以前很靈恩)。而我個人與她的關係也透過每個禮拜以email 寫的「家書」對話而建立然而在教會建堂事件之後,總之事情蠻複雜的,也不方便公開在網路上。之後我與她的關係就漸行漸遠(可能也是我成長到了一個沒有很需要屬靈長輩的狀況吧?!),這段關係直到他離開教會後就斷掉了。我覺得自己這個也是沒有好好道別的一個例子吧!

四、突然冒出來的「後母」

父親在母親過世後許多,娶了一位後母…. 我其實是很反感的,因為那時的我是在台北寄養在叔叔家。當知道這個消息之後真的覺得「太突然」了,不過為什麼突然也蠻合理的,因為一直以來因為父親職業的關係或者我們長期的各自分居,我與父親一直像兩個個體,彼此互不侵犯吧!

這個後母的年齡比我哥哥還小,我想我老爸之所以娶她也是因為和她搞出了一個小孩所以要負責吧(?

後母生了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說真的我和他的關係沒有很好,當我回到家我就會跑到樓上我自己房間做自己的事,就像我和父親的關係一樣,我和後母也是兩個互不侵犯的個體吧!

而且她與我父親的個性其實相似,所以每次很常聽到他們在吵架、然後後母就常常「離家出走」之類的

我個人覺得,後母不太像後母的樣子,家裡都不整理、等等諸如此類…我可以挑出他的問題可以百百種…但沒辦法,誰叫我爸選擇了他,而且小孩子變成了一種無法切斷的關係……(天那~

我私心一直希望他們離婚,然後當時帶我陪讀的基督徒友人居然還談到「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

但是屬靈母親提醒我:從她個人的生長背景來看,她也是很不容易的,在這麼小的年齡要帶弟弟妹妹、而且嫁給年齡這麼大的男人…..

雖然每次返鄉回家都覺得很阿雜,又要面對這種每次離家出走的家庭鬧劇…但我因著屬靈母親的提醒也覺得她也額外困難的….. 其實每件事情都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看法。一個人不會想純粹當個壞人的!

況且,她確實有一陣子對我釋出善意,想辦法修復與我的關係… 是啊!她確實有她的難處,我選擇放下…只能說我這齣是個「悲劇」吧!

不過最後她也和我父親離婚了,帶走我弟弟妹妹。但因為父親對弟弟妹妹那個關係,有時他沒有工作的時候還是會將弟弟妹妹接過來照顧一陣子,而她有時看心情吧,但大多時候還是願意讓我們短暫照顧一下弟弟妹妹的。只能說弟弟妹妹真的蠻辛苦的!但我想這是比較好的結果吧!

結語

我很少談到關於家庭的事情….我想這也是我的一個小弱點和小挑戰吧?! 你們會期待我開始正式寫我的故事嗎?

我決定點播一首約書亞樂團的母親花這首歌,敬我生命中這五位「母親」

小君曰:有時候真的很喜歡台語的詩歌耶~

 

上帝有多美麗–帶讀書會的感想

在我上一間教會有一個服事讓我很享受和喜歡。就是能帶小組的讀書會。

時間大概是從去年開始,一路從第二堂到倒數第二堂XD 中間還有落跑一堂,也落跑了最後一堂……

我們當時小組讀的是這一本:「上帝的美麗」,書介我就不多說了,請自行去google 看看

現在看來我覺得這本書真是個老生常談的議題,不過我想,就是老生常談才會重要吧!人真是個容易健忘的動物,總是執著於前面在眼前的事物,但如果不執著於前面眼前的事物,人怎麼又能往前走呢?

分享之前為了預備還有我個人寫給小組的筆記XD

https://hackmd.io/s/HyL2cXwSQ

很抱歉,只整理幾章而已,因為後來發現小組反應不佳便自行不繼續整理了哈哈

不過我覺得自己帶讀書會的方式可以公開出來讓大家參考參考看看,就是自己先讀過當週讀書會的內容數遍,甚至在讀書會前就把整本書看過一遍,然後列出一堆問題或者默想問題帶到小組討論因為我覺得信仰最重要的不是各種的知識充斥與專有名詞漫天飛,而是討論、以及真實世界的對話和實踐。只要你知道這章到底是在講什麼,就好了啦,也不用管題目是否列的文不對題之類的….. 自己就默默當個主持人與傾聽者就好。(當然啦,你也是要掌握一下每個人講的時間啦,所以我也建議讀書會也不要太多人、也不用每個人就要每一題都要分享)

當然,預備的過程當中,主領者是最有收穫的!

對我而言,讀書會就是彼此間的理念相互的交換和對話。藉由彼此的交換和對話當中,有著些許的部分,那麼靠近上帝一點點、靠近世界一點點……

小君曰:「好想有這個機會再帶帶讀書會喔!!」

 

看見世界真實的樣貌– 讀真確

最近看了一本書,真確

Youtuber 啾啾鞋也有推薦了這一本書: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zx5NFrNg1Q

為什麼會買到這本書呢,是因為去年一時無聊去誠品逛著逛著,一時興起把這本書拿起來看,想到許多人之前在網路上的推薦,便帶走了他….結果不小心放到現在才看完XD 只能說我有時候真的很喜歡「堆書」呢,是一種自以為是的炫耀感嗎? 哈,總之我在努力把這些堆書看完,不允許最近再出手買書了。

心得

首先這本書一開始就有幾題的問答,而我的結果竟然13題當中只對了2題XD 整個超慘的啦~ 當然,看完這本書才發現我們真的充斥著各種的「偏誤」,這本書寫到總共有10種我們常常看待世界現況的錯誤,這裡就不特別爆雷了,請大家可以自行去看看呵呵(話說最近復仇者聯盟4正夯,竟然有人因為暴雷被痛毆哈哈)

我們在學校學的知識往往趕不上現在走的速度,以至於當我們走出學校與研究的象牙塔之後,踏入這個社會、這個真實世界當中,往往自以為「是」,殊不知其實這世界的走向已經又是另一種樣貌。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我這裡舉個例子,誰也沒想到台灣如今認同「台灣獨立」其實比例是越來越多,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在「同溫層」當中,但也有可能這真是個事實,說實在我無法也沒有更多的資源加以驗證了。

提醒

但這本書提醒我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永遠要能保持獨立思考的能力、保持懷疑的態度」,數據有可能造假、媒體會渲染、而你自己的大腦,也會騙人…… 我們會相信我們想相信的、我們總是容易標籤化、二分化他人,我個人也常常干犯這樣的錯誤。

我們總是喜歡標籤化他人,標籤他是基督徒:他是非基督徒,他是藍色政黨:他是綠色政黨,他是挺同的:他是反同的,他是文科的:他是理科的…….

「標籤化」是一個能讓我們快速進入狀況、瞭解他人的方式。我們也不應該「不標籤化」。標籤化若能用得合宜,它可以幫助我們溝通。

可是這個世界不是那麼容易被分類的,它不是這麼簡單的兩種極端,你說是吧?

另外,兩種極端其實都不容易被說服的,因為兩種極端他們所持有的信念有時不僅只是理念,而是「執念」。看陸劇「花千骨」讓我知道:「過於執著於自己的執念是會讓人自我毀滅的,有時候是需要學習放下一點點的。花千骨與白子畫的執念、紫薰上仙對於白子畫的執念….這裡就不多做敘述了,自行去複習一下~」

總結

總之,我覺得我個人也還在學習,如果我打臉上面自己寫的話,請告訴我。

小君曰:「路加福音2:52 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

一段深刻的屬靈友誼

今天讀了一本書:「改變生命的五十四封信」。

作者為被稱為牧師的牧師畢德生,上一期的校園雜誌甚至也為他做了一次專刊。再一次偶然的情況下在校園書房裏買下了這薄薄的一本書,因為便宜、看起來順眼XD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看書速度是否真的太快、又或者內容不是什麼大道理、沒什麼深度的內容,不到一個小時,就讀到了第三十封信,趁著安息日禮拜天這段期間,為自己安排了一到兩小時的閱讀時間之下,就讀完了這一本書。

這本書的形式簡單,以一封一封的信件作為單位。我覺得不是很喜歡看文字的人應該也很適合閱讀,因為就像這本書的序當中寫道:還沒遇到不喜歡「讀信」的人XD

畢得生從這54封信漸漸揭開對於「屬靈」的看法,不,是對於「屬靈生命」/「基督徒生命」的看法。是生命中每一件小事、是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是每一次每一時刻!如同這本書裡面寫道:「因為生命的基本抉擇,並不是『要不要相信神』,而是『要敬拜祂,或與祂對抗』」

由於這本書呈現的盡都以畢得生的角度出發,所以只有放入畢得生的書信,在沒有「老莫」的部分下有時真的讀來會不太知道什麼意思,然而綜觀來說,老莫是個離開信仰四十年後,再度進入教會,而進入教會也經歷了一陣子小小的不適應(畢得生在信中也談到教會是一群『超自然』的群題,是要『別於』你的期待。),以及在這恢復信仰過程中,對於「禱告」有著更深的疑問或想法(也因此有好幾封信畢得生都講到關於禱告的部分)……

我也很喜歡收信,也喜歡寫信,記得有一次就是有點愛上這種有信件往來的親密關係,於是便以電子郵件的方式與我的屬靈母親,建立的這樣的信件往來模式,以一個禮拜一封的方式,和他交代我在外地讀大學的現況、以及信仰上的交流。也因此藉著他睿智的文字還有聖經為中心的價值觀的流露,讓我獲益極多,到現在都成為我非常美好的回憶以及信仰的重要根基。

小君曰:「信仰就是在人與神、人與人、人與自己中的大大小小事情上體現」

關於委身,我想說的是

因為過年期間快速的將幾本書看完,所以過年開工之後暫時沒有啥讀書心得文,而且可能是放假放太多天,還沒找回一個正常的生活節奏XDDD 這個我需要好好檢討~~

這次我來寫關於個人對於委身的想法吧!蠻好笑的自己就是那個不常委身於哪間教會的人,怎麼能談委身呢?(真是名不符實)

關於委身的好處,說真的我不想再細數,真的你上網搜尋或者問問許多教會的人都馬可以列一大串…..然而,誰會說,委身的難處呢?

我不委身於任何的教會,我只委身於基督。而教會們常常引導成一種感覺(也許是我個人的感覺),委身於教會=委身於基督;不委身於教會=不委身於基督。 但我個人卻認為,有沒有委身於教會其實和自己有沒有委身於基督沒有任何的關係。 

委身的前提

只談委身的好處一拖拉庫,但有沒有談到委身的壞處呢? 如果你選擇委身於教會,你必須要知道一個前提:教會其實也不過是一群罪人的集合。 為何我有這種感覺呢?

1.我看過經歷過建堂事件的教會,他們如何的分崩離析、同工成了同攻,甚至作為當時單純信徒的我也受波及(在外地讀大學所以並沒有成為建堂事件的當事者…..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我不過只是在臉書上分享一篇與屬靈前輩的聊天心得文,就引起另外一批的同工和我協談,引發了當時我生平頗大的信仰低潮、打壞了我與許多人的屬靈關係。)

2.我也看過某教會開啟檢討大會來討論牧師的去或留。牧師也是人,他絕對不是神,所以他也會有些爭議與錯誤,但我也不是當事者,所以我真的不知道這中間所有的過程,我看到的是:兩派的前輩與信徒們互相的討論、甚至有點針鋒相對的感覺…… 其實對於經歷過建堂事件的我來說,早已見怪不怪了。

3.我自己也有許多人際關係上面的困擾,這是我的問題,我自己該做檢討。還有耳聞過有其他教會小組或信徒之間的勾心鬥角、互相撕裂……、名牧財務上的軟弱、以及各種各樣教會難念的經…..

這樣,你能說教會不能被稱作「一群罪人的集合」嗎?我們是人,不是神。我們有軟弱、會犯罪、會情緒,這就是我們作為人的本性。這世界上當然沒有完美的教會,這我也完全認同

委身是一種決定

所以我覺得,委身是一種決定、一種約定。就像結婚的誓詞一樣:「在上帝以及今天來到這裡的眾位見證人面前,我(新郎全名)願意娶/嫁你(新娘全名)作為我的妻子/丈夫。 從今時直到永遠,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將永遠愛著你、珍惜你,對你忠實,直到永永遠遠。」

無論教會的好或壞,你都願意概括承受、並且一起努力,在這個裡面一起改變、改造……

它不是在體制外的具體行動、而是在體制內的感同身受。

在這個過程當中,你或許會沒有同伴,你或許會感受無力、難過、失落,但你仍願意在這裏,懇求上帝幫助

委身是一次又一次的決定

委身是一次又一次的決定,他不是一時的決定。因為總有些事情,我。們。不。知。道。

回到我們自己身為人的屬性:我們會軟弱、會失落、會無力、會感覺孤獨、會感覺神的離去和沈默,所以結婚之後還是會有人受不了而因此離婚,只是離婚的原因是大是小罷了!

委身作為行動

在了解對於委身的甜與苦,以及前提,似乎可以說我們可以完全不需要委身教會?不必付出行動?這恰恰不是,相對的,我認為這是上帝在人身上奇妙的設計。

引馬斯洛需求金字塔理論所說,人總是需要有歸屬感,歸屬感如何培養?他不是一蹴而幾,他不是一次受洗的宣示就可以簡簡單單說:「hi 歡迎你加入XX 教會的大家庭」

我們終究就是個在上帝面前的「人」,說只是委身基督不委身教會那是硬著心頭講的,連我們身邊真實的人都無法處理,你可以說你能繼續面對那真實的神嗎?

換個角度說:如果連那全善全能的神都無法愛下去,你又怎能愛我們身邊不可愛、有缺陷的人呢?

所以,你願意委身教會嗎?

小君曰:「神的心意都這麼難以臆測,更何況是被神以他形象所創造的人呢?」

讀記憶治療者,談服事

年初,終於將金錢心理學這一本書看完,說真的因為都是片段片段的讀,所以沒有理出一個很有系統的思緒,就是説:我們無法確切明白如何評量“價值”的方式,而日常生活中卻常有這種商人會利用一些心理學的方式(如今被稱為行為經濟學),來使我們心甘情願掏出自己的錢財,而不自知。

金錢心理學告訴我們有哪一些方法是類似利用這種手段的,例如特價的心理、折價等等…並在後面的章節教導我們如何避免。而其中我最印象深刻的一段是:「相對性滲透至我們生活的每一個層面,影響至大。花太多錢買音響是一碼事,哀嘆自己的人生選擇是另一碼事。快樂似乎往往不是那麼反映出我們實際的幸福程度,而是反映出我們拿自己和別人比較後的感想;在多數情況下,那樣的比較既不健康,也沒有益處。事實上,我們太愛比較了,以至於必須端出戒律告誡自己不得垂涎鄰居的東西。 就某種程度來說,遺憾這個概念本身,也是另一種版本的比較。遺憾是因為我們拿自己來和其他版本的自己相比,不是和別人相比;我們拿真實的自己和想像中的自己相比,如果當初做了不同選擇的話。但這同樣也往往不健康,沒有益處」

好拉,我只是簡單的交代一下我一月時讀完這本金錢心理學的感想….. 趁著春節放假期間,藉著朋友的介紹推薦,便來讀這一本小而薄的書:記憶的治療者(盧雲談服事與禱告),遇到這本書的契機是因為當時我在逛基督教書展,想著想著想到某位好友推薦這本書到他們的小組讀書會,在略覽過這本書的篇幅,便欣然的將它拿至櫃檯結帳。

趁著放假期間,只有三章的內容,濃縮當時盧雲的講座內容,便能很快地將其看完、細細咀嚼……

 

寫給服事者的信

說一句老實話,雖讀著這本書,卻感覺其實與它沒什麼連結,也許是這本書的開宗明義就談到他的對象是寫給牧職、服事者,而相較於我這種面對電腦的工程師來說,讀起來實在沒有太多深刻的感受……當然你也可以說每一種工作也都是一種「服事」啊,然而在我看來,這是牽強的概念,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書讀得不夠多、腦袋不夠聰明,總覺得目前基督教界當中尚未有放置在這時代中,一套科技時代的時代神學。科技時代變化的太快、信仰光是回應都來不及了,更何況能有系統的整理發想創新呢?

關於記憶這事情

這是一本集合三堂講座的一本書,所以我覺得三章並無太大關聯,而出版社藉這“記憶”這個主題,將這三個講座內容串連在一起,對於盧雲,我個人最有印象的是他的某一本書:向下的移動。作為靈修學的導師,他闡明了基督信仰其中一個特質,貼近所謂網路上號稱低端人口的一群、照顧寡婦、照顧窮人,並且有福音穿給他們。而非現今我們所看到教會這些中上階層、中產階級的概念……

其中我覺得我很喜歡第二章談到關於「缺席」的想法,或許也是因為最近自己正在「曠野」中吧?總覺得特別有感:

「它滋養、支持門徒度過苦難,也讓人更渴望再次見到祂。啟示中偉大的奧秘是,神不只藉著耶穌基督的臨在,與我們建立親密的關係;透過祂的離開,祂持續與我們相親。的確,正是基督的缺席,使我們與他之間的親密關係得以如此深刻,我們因此可以說,他就住在我們中間,我們能稱他為生命的糧和酒,猶如我們生命的中心」

在這第二章當中,盧雲也強調所謂的禱告獨處並非是讓我們「充電得力或提升事奉的能力」,禱告就是事奉、事奉就是禱告,並非讓我們已與神相處去替代所謂的與人相處,他講到:「禱告是讓我們不至於因忙碌、績效、不得不在場的壓力而失去焦點。」

當然,很湊巧的盧雲在這本書當中也強調關於默想、禱告的重要,這與我最近為了講座在讀的「不忙碌的門徒」概念其實不謀而合,或許這部分等我看完書與聽完講座後,有機會再談談吧!

記憶是一種蠻玄妙的東西,他可以提醒、引導,也可以毀滅、讓人裹足不前。然而我也同意這本書對於記憶的諸多見解。可能也是我讀得太快或不夠聰明,還無法能夠深刻的理解這一本書……

小君曰:可惡,最近有講座和讀書會,害我要一次讀好幾本書:上帝的企管學和不忙碌的門徒,為了要還給朋友書,只好再多讀一本窮人的經濟學….只好都是概覽一下他們了……

享Tech 團契參與心得

小君曰:本文為享tech 團契當時邀請各位契友寫相關心得,當時我在新竹聖經學院便在營隊的休息時間思考撰考,經過一次次的修稿被刊載於享tech 團契官網部落格當中,連結請參此(若連結失效請見諒)。而本篇為當時的初稿。也歡迎各位作為資訊界的基督徒一同參與當中:什麼是享Tech 團契

當知道享Tech團契成立的消息,心中難掩極大程度的喜悅,便興沖沖的按下加入line群組的按鈕。才發現只是剛開始,還並沒有正式的宣傳,便覺尷尬無地自容而退出群組,直到有比較正式的消息與宣傳才重新加入。

「做這種工作沒有掌聲啦!而且也沒⼈覺得你屬靈!更更不⽤說你會出名還是變有錢!一天24⼩小時還要on-call喔!」這是在2013年年青年年宣道大會中,講員在資訊科技宣道事奉工作坊的講堂講過的話。 他看到資訊人在職場與教會服事的現場,是的,做為資訊的人,其實應該要學習如何孤單。但是如同馬斯洛基本需求金字塔的理論,人總是需要有歸屬感的。

我很喜歡孝之哥在第一次聚會說到的話:「其實,我們也需要有同溫層」

希望每個人都能在享tech團契當中可以找到對於資訊服事的定義,專業事奉從來不是什麼次級事奉。

沒錯,資訊人應該學習如何孤單,如何專心一致於上帝的心意,面對歸屬感的需要與被遺忘的難過,我們該如何對抗或者調和這樣的矛盾與心情呢?我真的沒有答案。但我想幾千年前的耶穌或許可以成為我們的榜樣。

專業事奉從來不是次級的,你如何定義「資訊服事」呢?

我的三次激進與三次失落

作為一個已經快要十年的老基督徒,如果包含自己慕道友的時期,甚至可以高達十五年以上之久(我慕道友時期長達六年之久)。曾經,我也激進過(自稱是為主勇敢傳福音辯證的時候),也曾失落過……

關於我的激進經驗

激進可以被解釋為熱情吧?我也很難定義這是怎麼樣的狀況,總之我是稱為「公開勇敢的為信仰辯護或宣傳」吧。在我目前的經驗當中共有三次

  1. 國中音樂課時,有一個作業是要大家上台輪番唱一首歌(卡拉ok??),音樂自備。而當時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就無聊拿起一位基督徒朋友送給我的詩歌專輯,那是約書亞樂團的「我相信奇蹟」,那張專輯後面剛好有伴唱帶,於是我在那次帶來了一首「屬天的喜樂」。

    結果 : 每個人唱完之後,全班每個人都要給台上的人一句話或評論。而當時老師為每個人預備了兩張紙,一張是寫對同學的話,另一張則是同學對自己的話,而我收到的評論無非是:什麼音準不好啊、謝謝你淨化了我的心靈等等類似假專業性或屁話性的feedback…. 想來其實是個美好的回應,而那一張紙也隨著我國中畢業冊永久的封存在我台東老家的書櫃,或許過年的時候可以再拿出來回憶一下笑自己一下

  2. 大學歷史通識課,很不巧當時我那組所分配到的報告章節,是有關於基督教黑歷史的部分:關於十字軍東征、宗教腐敗…. 教科書的作者批評宗教bla bla 的,總之教科書作者可能是個無神論者或者不可知論者吧,當時的我年少氣盛,在報告時加上自己主觀的看法:直指信仰的核心並不是這樣,那是人的慾望和罪性所為,假借神之名行宗教之實

    結果:當時同學的feedback 覺得我在「傳教」(但其實我覺得自己並沒有在傳教啊),可能也是這樣不太ok的經驗影響我後續對於傳福音的再思考與收斂….或者也可以說是對此的懦弱退縮吧?!

  3. 在大學時我修了一門課:「科學、藝術與聖經」,在那時的期中報告是要每一組帶兩首詩歌上來唱。在組內唯一基督徒的我強勢主導之下,我心想我要和其他組不一樣,我想帶一些不一樣的詩歌,於是我們這組帶來了兩首約書亞樂團的「如果愛是種託付」和「幾千公里」。直指愛其實不是做什麼太大的事情,只要我們在微小的事情上就是可以展現出來,另外也帶出個人對於上帝這位父親的詮釋。

    結果:老師給予的評論是很“真摯”…而「幾千公里」這首歌也成為那時助教喜歡的一首詩歌,竟在我第二次失落時反而成為助教鼓勵我且重新使我回家的關鍵詩歌之一。

關於我的失落經驗

  1. 當時在青少契中與當時的好朋友起了隔閡與爭吵。於是我負氣離開教會與團契好一段期間

    後續:藉著美華姊以及當時青少契輔導還有與好朋友和好、好朋友也數度的勸回我、美華姊甚至在線上持續與我對話,和我說「年輕人別想那麼多啦~」、她自己是如何與主持續連結,加上青少契輔導的「奪命連環簡訊」,幾乎一個禮拜一則的情況下(而且我當時幾乎都不理她XD),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再度回到教會,與美華姊和輔導都有個美好的屬靈上關係、也繼續和好朋友成為好朋友….. 說真的直至現在我也忘了我們是為了什麼事情而產生隔閡了,或許時間真的能夠彌平傷痕、重新詮釋新的關係。
  2. 大學期間從愛家教會跳到斗六浸宣,也經歷了一次失落期

    後續:說真的這次的狀況單純真的是一個人自己想自己失落吧?那時還數度去學校諮商室找諮商老師聊天(現在出社會諮商要花錢了,QQ),但這次與前一次的情況不太一樣,因為我仍持續的在斗六浸宣主日聚會(只是主日後快快離開、不去團契小組),由於最近失落情況便翻開那時失落期間收到的訊息,看到助教再分享這首「幾千公里」的時候傳來的訊息:

    「嗨~我要謝謝你上次分享了一首很棒的歌。
    我現在也很喜歡這首歌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vnQOB0K9TQ

    相信你也很愛這位造物主
    雖然你有很多疑問悶在心中
    也知道世上很難找到人能給你答案
    但就像約伯一樣, 當你準備好、時間到了 上帝必回答你的

    加油啊。 你不是一個人。
    有人為你禱告 🙂

    然後明明只是持續的主日並未持續的團契…再一次主日聚會後我留得比較久,被長輩問到:「你可以幫忙晚禮拜的打工」嗎,便隨口問問另外一位團契的輔導說:「他有持續在聚會嗎?可以邀請他嗎?」 沒想到團契輔導隨口說:「他有持續在聚會啊、可以找他…」

    於是展開晚禮拜打工之旅、「委身教會之旅」,然後斗六浸宣竟也成為我公開承認我所愛的第一間教會。著實感謝當時的助教與輔導的包容以及對於我的容忍。

  3. 關於我的第三次失落,其實就是現在。說真的我也無法找出這次失落的詳細原因,但或許與前兩次是一樣的吧?可悲啊、這證明我這麼多年來的基督徒生命根本沒有任何的成長。說起來真的蠻慚愧的…..。昨晚竟翻起前兩次那段期間的訊息,聽著「幾千公里」這首詩歌。

    幾千公里

    主你從不曾走遠 有時幾乎以為 你只住在聖經中
    也許吧是我遠了 遠到某個距離 剛好無法看見你

    高於一切的生活 是怎樣 好想知道 你的愛真有那麼寛廣
    想起我的承諾 想起你總保守
    想起我們成為一家人的時候
    幾千公里的距離 你都不會放棄
    你像慈父般耐心的等候 等著我回應
    幾千公里 無法阻止你那深愛我的心 不管世界盡頭 
    或家門口 我會發現祢守候著我

    我以為我已躲得太久
    早已不配得你來愛我
    為甚麼 有人會願意為了我承受
    所有的苦痛 為此刻的我

 

其實,想離開教會群體或離開信仰的人,

根本不是在乎那些教會結構的問題、或者真的是與群體關係之間的問題。

他們始終都在問:「上帝在哪裡?」

在牧師有財務與家庭問題時,上帝在哪裡?
在教會群體霸凌與輔導逼迫時,上帝在哪裡?
在人生發生苦難充滿懷疑迷惘時,上帝在哪裡?
在面對世界無奈邪惡不公義時,上帝在哪裡?

記得青少契時有一場聚會是要看電影,那部電影有關於「種族大屠殺」。電影敘述到,幾乎連國際都沒有力量阻止、每個人每個組織其實在這種時候都算著自己的利益…..「上帝在哪裡?」,電影裡有一段口白述說到:「苦難在哪個地方,上帝就在那個地方!」

我可能沒有讀約伯記太透徹,但我也相信在約伯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之後。他那時也在問:
「上帝,你在哪裡?」

或許如同詩歌所說吧,只是剛好遠到某個距離,以致於看不見祢。